鞋子只是工具,不是人生導師

以前,我從不記錄個案的資料和內容,也很少請求個案給回饋。

即使某些新療程說好要交心得,其實也不會去追,

反正個案想寫就寫,寫不出來催也沒意思。

 

一來是保護個人隱私,

二來是我自己也很懶,

三則是我讓自己保持記憶體的清空。

個案離開後,我就放下剛才發生的一切。

因為我已經盡力完成我能做的部份,其餘的就完全交託給上師,

不再將別人背在身上,然後清清爽爽地迎接下一位個案。

 

雖然這樣,還是累積了不少分享文。

通常我都是來函照登,一字不改。

但因為有些人提到身體上的反應,擔心渉及醫療廣告的問題,

所以即使可惜,還是全部關上,以策安全。

 

.

這幾天一直在看巴夏的影片,

對於一些觀念有不同以往的感受和理解。

 

一直在想,什麼是我最興奮的事?

 

目前能確定的是:療癒和寫作。

 

其實我覺得用「興奮」並不那麼精確。

(很多東西本來就很難用語言精確表達,直接用能量傳遞反而不會有誤差)

 

我覺得那其實就是有一種欲望想做某件事,

而且覺得非做不可,不做心裡不舒服。

而當我在做這件事情時,覺得喜悅而滿足,

並且忘記時間和空間的一種狀態。

 

這二天又有新的一個體會就是:

這件事不需要很偉大,也不需要一輩子堅持和持續,

只要現在,此刻,當下,我產生了這個念頭,

然後跟隨這個衝動去做,那就行了。

 

也許是看一本書,也許是靜坐,也許是運動,也許是打一通電話。

停止去判斷「對錯」「好壞」「應該」,

也不用去想那有什麼意義? 有什麼好處? 下一歩是什麼?

就只順從當下那個念頭去「行動」。

 

有一天,我們會明白。

那明白的時刻也許來得很快,也許需要一些時間領悟。

 

然而當我們專注在每一刻,

時間就沒有意義,

也就沒有所謂等待的痛苦。

 

.
就像現在,我寫這些,有什麼意義呢?

我的頭腦部份,習慣性的會試圖找出背後的目的,

試圖安排他覺得「有用」的下一歩,

例如推廣我的活動或新計劃,

因為在頭腦的認知中,那才有實質上的意義。

 

但就身體上的行動,目前為止,

就只是寫下我想表達的感受。

我需要藉由書寫讓這些念頭離開,讓這股能量釋放,

然後等待下一歩的指示浮現。

 

所以我是一再地覺知和練習,

聆聽靈魂的聲音,讓身體來主導,

因為它比較能直接感受和傳遞我的核心本質的能量。

 

所謂跟隨你的興奮,時刻保持在高度興奮的狀態,

其實就是活出自己獨特的品質,跟隨核心本質的振動頻率。

 

白話文就是:每時每刻都做你真心想做的事。

 

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頻率,也可以說是天賦。

只是很多人的頻率被外在的聲音所掩蓋了。

 

活出真實的自己,找回屬於自己的頻率,

是我在做的,也是我想分享的。

 

療癒是我的天賦,寫作是其中一種途徑。

我透過療癒工作,透過文章分享,擴展我核心本質的頻率。

 

同時,我也在學習開展自己,

除了一對一的療癒,也嘗試一對多的團體工作。

 

各有各的優缺點。

前者有足夠的私密性,可以有深度的調癒,但費用較高。

後者則是剛好相反。

 

我也在想,有沒有折衷的方式,

能讓更多人能快速有效的轉化舊能量,找回自己原本的頻率?

 

但….

事實就是….

我 想 多 了 ~~~

別人的速度和狀態,不是我能決定的,更不是我能控制的。

 

我目前能做的就是,更精微地分辨內在的聲音,

放下不屬於我的恐懼和焦慮,

放鬆並信任一切都在最好的安排之下,絲毫不差的進行著。

 

.
就像每次寫東西,開頭往往只有一句話,

然後一句接著一句出現,我只是把它們打出來而已。

頭腦的工作是修飾它們,讓字句通順易讀。

至於最後會導向哪裡? 那就真是只有天知道~~

 

頭腦不需要被妖魔化,

它是我們在地球,在人間生存必備的工具。

被靈魂使用的工具,

我們不該期待一個工具指揮我們前進的方向。

 

就像你有一雙很棒的慢跑鞋,它可以讓我們跑得很舒適,

但不能要求鞋子決定我們今天是跑向公園還是車站。

 

再名貴的鞋子,都不會是你的人生導師。

 

lacoste-926858_640.jpg

Homa Ri

Homa Ri , 轉化蓮花,將黑暗轉化為光明 身心靈能量工作者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