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0 Comments

長大的勇氣

六年了,終於回家了。

 

這是一段真實的,尋找自己的路程。

 

大家知道,我從不諱言離婚的經歷,
但很少人知道我離家出走了好幾年,直到現在。

 

一開始,我不敢跟任何人說,
因為我被自己巨大的愧疚、自責、恐懼、無能為力等等各種情緒籠罩,
無法再承受更多一絲絲的責難與輕視。

 

我告訴自己:再給我一點時間,等我準備好,我會回去的,但不是現在。

 

記得有一次,我的老師為我療癒時,提到我的母親。
當時我一想到要面對她,整個人嚇到直發抖…
(謝謝老師當時沒有批判我,也沒有逼我去面對)
於是我知道,現在還不是時候。

 

這些年來,我的各種修習,
不是為了當一個療癒師,只是為了療自己的傷。
想著,也許有一天,我可以平靜的面對母親。

 

慢慢地,我遇見許多跟我同樣有親子課題的個案。
在他們身上,我看見當年的自己。

 

為了讓他們釋懷,我開始說我自己的故事。
只是為了跟我一樣讓飽受壓力的個案,
減少心中一點點的痛苦和罪惡感,
允許自己有一點點喘息的空間和時間。

 

一次次的敘述,對彼此都是一個支持和安慰。

 

漸漸地,我想起這些事,沒有那麼多的情緒。

 

幾年來,我經常問自己:可以了嗎?

 

答案一直在改變。

 

從憤世嫉俗的做好此生不再相見的準備,
到決定如果她需要我,我會回去的軟化。

直到這個月初某一天,突然有個強烈的衝動,
想跟她見面吃飯,於是請兒子幫我約時間。

 

這一天,沒有其他人,就只有我們二個。

 

從決定到見面,大約有一週的時間。
我不時模擬見面可能的情形,準備要說的話語,然後觀察自己的感受。

 

我發現,現在的我,不管發生什麼情況,都不再有恐懼的預期心理。

 

甚至想了幾秒鐘就放棄,回到當下,該幹嘛就幹嘛,沒有緊張或擔心。
反正想了也沒用,不是我能控制的。

 

就當成見一位個案,相信所有發生的,都是我可以處理的。

當天,我提早到了老家附近的餐廳樓下,
但過了約定的十幾分鐘,還見不到人影?!

等待的時候,我閃過各種可能性:她還在生氣? 不想理我?
嗯… 
如果這樣…
那我就自己吃飽回家唄… 
反正我完成了我的這部份,也算過了一關。

 

一直等不到,擔心她的安全,
我還是打電話過去確認,原來她在老家樓下等我。
大概是傳話過程中出了差錯。

 

依過去的模式,這種事情她肯定大發雷霆,
即使吃飯也會臭一張臉,
然後我會習慣性的害怕+不滿,但熟練地壓抑情緒,
當一個又孝又順,絕不頂嘴,「媽媽永遠是對的」的乖女兒。

 

然而這次什麼都沒有發生,
我們只是搞清目前的情況,然後簡短討論出會面的辦法。

 

想像中二人痛哭流涕的畫面並沒有出現,
因為只有我小哭了一下…. @@

 

我並不後悔離開,因為那時我知道,再這樣下去我會死。
這是當時的我唯一能做的。

 

但我覺得我欠她一句道歉,因為我的不辭而別。

 

結果她只有一句:「過去了就算了。」

 

然後就像以前一樣,說著她看醫生的情形,
身體哪裡不舒服,某某人如何如何… 問我過得好不好?

 

我也像以前一樣聽著,但沒有被她的情緒勾動。
就像面對一位個案一樣。

 

這幾年我的離開,相信她也有很多心理上的變化。
所以一切都很和諧,也許是擔心再把我逼走吧~~

 

然而我明白,
讓我沒有退縮,讓我可以勇敢面對的最大原因是:

 

「我 長 大 了 !」

 

我不再是那個大人一瞪眼,一揚聲就害怕受罰的小孩。

我不再是那個無法決定對錯,沒有話語權的小孩。

我不再是那個不能為自己辯護,甚至不能哭出聲音的小孩。

我不再是那個只能說「好」,收到命令就要立刻執行的小孩。

我不再是那個身兼女兒、兒子、丈夫、母親、垃圾桶各種角色的小孩。

我不再是那個默默被情緒勒索綁架,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的小孩。

我不再是那個不知道自己受傷了,還覺得做得不夠好的小孩。

我不再是那個期待父母肯定的小孩。

我不再是那個要求完美父母的小孩。

 

這六年的獨立生活,是我遲來的叛逆期;
經過一次又一次血淋淋的自我剖析和療癒,
我終於長大了。

 

那些所謂原生家庭的創傷,不再綑綁我,不再限制我。

 

我成為一個獨立的,有自由意志,為自己負責的個體。

 

.

也許有人好奇,到底發生什麼事?

我必需說,沒有大家想像的狗血,她沒有虐待我什麼的。
她用她的方式在愛我,照顧我。

她沒有做錯什麼,她已經盡了自己最大的力量,給我最好的。

同樣的,我也是。

只是她有自己的傷,而子女天生就會想為父母承擔這些。

 

當有一天,我發現我自己的人生也帶來了我自己的傷,
我已經傷重到無法自癒,壓抑指數破表,
再也無法承受更多,當然更幫不了她~~
只能用這樣極端的方式來爆發。

 

而這段經歷,讓我們彼此都成長了。

 

.

因為我自己走過這些,所以我盡量不對別人做道德批判。

 

我常對個案說:在我這裡沒有任何道德倫理,我只看見受傷的你。

 

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個性,都有自己的故事,
沒有人有資格評論誰對誰錯。

 

我只希望自己的故事能讓大家開始覺知自己的生命狀態,
不要一直壓抑自己,直到不可收拾。
那就像氣球不斷充氣,最後一定會爆的。

 

我很幸運,也很努力,
所以我們能在彼此都還活著的時候和解。

 

謝謝母親的包容和等待,也謝謝我的努力和不放棄。

 

我和母親的關係,就像我和神的關係。

 

曾經在ACC受訓時,老師引導我與神和解。

當我推開眼前那扇門,賽巴巴微笑地看著我,
像是說著:「回來啦~~ 餓了吧,飯菜還熱的呢!」
我就像賭氣離家的孩子,在外擔心受怕,不敢回家。
真的回到家了,才發現父母沒有生氣,就像神一直都在那裡…

 

.

照顧好自己,才能照顧別人;

懂得愛自己,才會懂得愛別人。

 

如果你很快樂,請傳遞你的幸福;

如果你很痛苦,請允許自己休息。

 

如果你是為人父母,請放手讓孩子去闖;

如果你是為人子女,請培養長大的勇氣。

 

mother-965526_640.jpg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