身心自在,就百無禁忌

有人說,妳的腿很好看啊~ 為什麼很少穿裙子?

當然是因為….

 

 

冷 啊!!!

 

 

年輕時不懂事,寒流來時照樣穿短裙出門,愛現嘛~~
後來才知道,這些都是寒氣入侵的管道。
於是決定不要為了一時的美麗,殘害我的身體,開始包緊緊。

但已經來不及了!

那些過去累積在體內的寒氣、濕氣太重,已經無法自行代謝。

 

第一次接觸到”拍打”,不過三十多歲,基本上是打到哪裡,痧就出到哪裡。

還記得那天拍右大腿拍到欲罷不能,拍到半夜一點,

一整片完全是青的紫的黃的痧,還有層次咧~~ 

整條大腿可以說是體無完膚,看到我都起雞皮疙瘩。

但是第二天就明顯感覺到,二條腿好像不在同一個次元。

右腿輕到幾乎感受不到它的存在,而左腿則有如千斤重。

 

果然是沒有比較,就沒有覺悟!

 

 

朋友說:妳對自己好狠啊~~ 拍打這麼痛,妳居然下得了手。

我總是開玩笑地說:我也覺得自己有點變態~~拍出青青紫紫的痧很有成就感,就忘了痛!

其實,更深的台詞是:「我寧願在還有救的時候,在我能承受,能掌控的範圍裡,對我自己狠一點,也不想等到重病時,任人宰割,無力反抗。」

 

誰不喜歡安逸?
誰不喜歡美麗?
誰不喜歡美食?

 

但為了一時的快樂,要付出的代價可能是後半輩子的健康。

 

這些年的工作,每每都讓我驚訝於身體超強的包容性與韌性。

身體承載了這麼多這麼多的阻塞、悲傷和壓力,
還能維持人的活動,甚至在表面上完全看不出來。
但往往一坐下來,三兩句話就逼出眼淚。
常常隨手一拍,三秒之內就浮出痧包。

 

再強悍的身體與心靈,都是有極限的。
很多人只是在強撐著,等待那壓跨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。

 

我其實不勇敢,更不是享受疼痛,

而是我想好好的活,好好的死。

我想要當自己身體的主人,生命的主人。

我不想要躺在病床上,插滿管子,沒有尊嚴地被當成一塊肉翻來翻去。

 

與其說我追求「健康」,更貼切的是「身心自在」。
跟「身心自在」比起來,表相的美麗完全可以忽略不計。
然而當我身心自在了,別人也不會在意我的表相了。

 

當我身心自在了,我會聆聽身體的需求,也平衡心理的需要。
我可以吃各種食物,不會因為多吃了幾口蛋糕而有罪惡感。
我可以看心情穿各種衣服,不會因為露了一天的腿而一病不起。

 

而在這之前,我必需先「還債」。

過去累積的各種亂七八糟的東西,不管在身體還是心理,都得先清理掉。

所以我學習並親身嘗試各種方法。
(現在說得出名字的,我大概試過2/3以上吧~~)

 

我相信,每個人內在都有一位最好的療癒師,沒有任何一位專家比得上祂。
我需要做的,就是清除阻礙,跟「真實的自己」連上線。

 

當我的身體暢通了,我才知道身體需要什麼,而不是由別人來告訴我。
當我的心理舒鬆了,我才能聽見心的聲音,而不再盲目地道聽途說。

 

就像米開朗基羅說,他的雕刻只是將困在石塊中的形象中釋放出來。

 

我的療癒和轉化,也只是讓不屬於我的垃圾和傷痛離開,做自在而真實的自己。

 

david-986649_640.jpg

 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