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2 Comments

我的靈性生活實驗

「我可以請問一個問題嗎?」

「可以啊~~」心裡默默加上一句”但我不保証能回答…“

「我追蹤妳的FB很久了,可是似乎找不出一個脈絡?

妳很少PO課程,即使是課程,也很多樣,分享的東西很雜… 」

 

我楞了三秒,第一次有人當面這樣跟我說。

然後,

我很開心地笑了,脫口說出:「哈哈!! 太好了,我成功了!!」

咳…  「沒有啦,開玩笑…」趕緊補救,

第一次見面的案主,形象還是稍微顧一下( 如果來得及…)

 

我完全沒有感覺不舒服,反而覺得遇到知音。

 

一直覺得自己分享的東西太跳tone, 

一會兒是西方的花精,一會兒是藏傳的煙供。

昨天是輕飄飄的能量療癒,今天火辣辣的拍打溫薰。

早上來個感人的抒情文,下午又轉貼無厘頭的搞笑影片。

以老人家的觀念,應該是「沒定性」吧!

 

 

我也不想這樣啊~~

我也想過別人可能搞不清我到底是幹嘛的?!

我也很崇拜羨慕有人可以一心一德,貫徹始終地守著某一個信念,將之發揚光大~~

但臣妾做不到啊~~~

 

 

我在實驗的是「真實」。(自從看了臣服實驗,就愛上了「實驗」二字)

 

真實的生活,怎麼可能只有美食或旅遊?

真實的心情,怎麼可能只有感恩或抱怨?

真實的信念,怎麼可能只有一句葴言?

真實的成長,怎麼可能只有一個法門?

我只是在分享我的「靈性生活實驗記錄」。

 

我做了什麼?有什麼感覺?對我有什麼影響?

在我記憶猶新時記錄下來,如果有人剛好遇到類似的情況,就可以參考。

 

而我「實驗室」的垃圾桶裡的東西,絕對比寫出來的要多很多。

那並不表示它不好或沒用,只是不適合當下的我而已,所以不需要公開。

(其實曾經做過啦~~  但那自以為是的正義,給我帶來非常深刻的教訓,更教會我放下批判)

 

雖然這麼說,但心裡還是每天都在掙扎。

一個聲音說著:「喂,妳的行事曆咧?  活動都沒推,課程介紹也都沒寫, 還有…  負責任一點好嗎?!」

另一個聲音弱弱回:「啊就沒感覺怎麼寫….  反正該來的就會來,不會來的拜託他也沒用嘛~」

「少囉嗦!明明就是懶散、抗拒!」手指在額頭上戳戳戳。

「厚~~ 拜託….  不要又來抗拒那一套~~ 而且計劃趕不上變化啊~」縮頭無奈攤手~~

(以下省略二十分鐘”討論”)

 

嗯,又跑題了…

 

好,我想說的是,我還在尋找自己的路上,

前進的同時,記錄並分享路上的點點滴滴,

如果對大家有幫助,就當結個善緣。

 

啊~~  這也不是重點啦~~

 

重點是,我一直致力於擺脫束縛和框架,

而所謂的”脈絡”,被我解讀為”架構“,也可以說是框架。

在某一個階段,我(們)需要有系統的學習,所以架構是重要的。

我們也一直這樣被教育著,所以也一直用這樣的方式在看世界。

 

但到了另一個階段,就需要放下那些限制,

才可能「長出自己的樣子」。

這是我正在學習和實驗的。

 

所以我很開心,「我」被看見了。

 

沒有清晰脈絡,沒有先後順序,

但有明確的目標和主題,那就是「轉化」!

轉化,是我的本質,也是我的道路和任務。

 

我不讓自己隸屬任何一個宗教或體系,

我只選擇當下我需要的信念和東西。

 

經由別人的道路,我在建構自己的轉化之路。

透過別人的天堂,我在打造自己的轉化天堂。

 

在我能分享自己的天堂之前,

我有能力,也樂於分享別人的道路,如此而已。

 

呼~~  講完了,好開心~~

(懂的就懂,不懂的想要跟我討論,也很歡迎)

 

謝謝案主的信任和提問,

謝謝朋友們的分享和回饋,

你們放心,

我會更加「任性」地走自己的路,

帶來我的轉化天堂~~  

 

16665721_1457749680924493_5057383037320965530_o.jpg

 

2 thoughts on “我的靈性生活實驗”

  1. 哈哈,好開心,遇到同路人了。我一直拿自己的生命做實驗,體驗不同法門與經歷,我曾因為旁人的質疑與白眼而感到不安,然而想活在自由裡,其中就需要與這份不安相處,直到……。
    最近在看臣服實驗,也看被討厭的勇氣。我突然覺得阿德勒的勇氣說裡面,可以再多一個「臣服的勇氣」。
    版主回覆:(06/13/2017 07:50:09 AM)
    嗯嗯,臣服真的需要很大很大的勇氣啊~~~~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