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卡莎深層調癒/豐盛之流(2014/06/20)

很久沒賴床了。

即使不再需要朝九晚五的打卡,但生理時鐘依然會在5-6點之間自動醒來。

或許是昨天跟朋友交換療癒的關係,

早上醒來吃了點東西,回了些訊息後,又倒回床上睡回籠覺,這也是少見的。

那是深層能量運作後的疲累。

醒來後又賴了一會兒,感覺到前陣子僵硬緊繃的肩膀柔軟了不少,心情也放鬆了許多。

 

然後打開阿卡莎大師花精的講義,看看昨天抽到的花精,想做個記錄。

 

療癒主題:豐盛之流

過去瓶1:矢車菊 ── 不再需要費力在各種靈性操練上,因為早已達成。帶著臣服與過往古老的點化相遇,讓過去世的啟蒙再現!

 

過去瓶2:歐耆草 ── 我們所恐懼的並非黑暗,而是自身的光與力量! 理解並整合那份自天堂墜落的失落感,憶起自身的天堂,與神合一。

 

當下瓶:芙蓉 ── 在所有層面上全然臣服,在一之中開悟,體驗豐盛!

 

未來瓶1:棘灌 ── 揭開遮蔽自身之光的霧層,發展自己,也讓別人可以追隨。

 

未來瓶2:檞寄生 ── 缷下我們肩上的沈重的負荷,激勵我們在每一刻都有意識的呼吸,喜悅地行動。

 

哇噻~~~ 

只能說:太神奇了!!

難怪昨天同學一直說:好符合妳的狀況哦。

 

說實話,在被療癒時,

一直忙著抵抗我的「抗拒」,努力不要逃跑,

所以她說的話有一半是飄過... (有療癒經驗的,應該知道我在說什麼)

因為一開始療癒,我就覺得肚子餓,而且愈來愈餓...

一直想打斷她,拜託她打電話叫餐。(樓下就是米朗琪鬆餅耶~~)

通常,飢餓是我非常不能忍受的事!

但我這次發揮超常的耐力與決心,終於撐到最後一瓶。

然後居然就不餓了 (不要跟我說餓過頭了,這樣感覺很不神奇內..)

 

當未來瓶「棘灌」靠近我的心口,要除去遮蔽光的蓬罩時,竟有種強烈的壓迫與窒息感。

直到當下瓶「芙蓉」的「臣服」協助,才讓卡住的能量排出。

 

過程中,她看見我背後的翅膀欲振乏力,

整個肩膀和肩胛處覆蓋著厚實堅硬的外殼。

於是用花精幫我梳理翅膀,讓我僵硬的脖子可以轉動。

 


 

每次跟同學交換療癒,都覺得很幸福,也很神奇。

幸福的是:可以放空,享受當個案的感覺。

神奇的是:為什麼都做這麼多次了,還有東西可以療癒?!

 

其實我們在見面之前,彼此都沒想好今天要做什麼療癒。

但我在火車站要上樓梯時,就覺得心口緊縮,很不舒服。

到了她的工作室,在爬樓梯時,那個不舒服又來了。

我突然意會到,或許跟她有關(她的心臟原本就有些狀況)。

 

果然,她前一天也覺得心臟有狀況(已經很久沒這樣了)。

想說可能是今天要做調癒,很期待。

但她又有些不甘願:「我都為妳(心)做這麼多次了,也一直謝謝妳,為什麼還要做?哼,就偏不~~」

我瞄她一眼:「妳就別掙扎了… 」

最後我們還是做了跟心有關的工作,也的確取出一些很深層的東西。
但在過程中,她可以抗拒到,因為甩頭而咬到自己嘴唇…

(幸好不是爬起來扁我…   療癒師也是個危險行業啊~~ )

Homa Ri

Homa Ri , 轉化蓮花,將黑暗轉化為光明 身心靈能量工作者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