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為什麼要學這麼多療癒法?

有人問我,阿卡莎和EO有什麼不同?

我簡單說明,但可能太簡略了,所以他不明白我為什麼二種都要學,感覺上一種就好啦?!

這問題讓我聯想到很多人會問:妳是怎麼走上靈性道路的?

好吧!!
我決定好好努力認真來”想當年”,把這些問題一次解決。


真的要講,得回溯到小學。

父母的關係不好,父親生意失敗,不時有電話來追債。

媽媽很辛苦賺錢,我們有問題也不敢吵她,只能自己想辦法開解自己。

幸好小時候還挺愛看書,記得小四開始看小說,小六就看「犯罪心理學」、「厚黑學」….。

高中時為了出庭作証,幫媽媽訴請離婚,向教官請假。

教官問事由,我含混帶過,但不知為什麼他能猜到「父母離婚」(莫非他也是通靈體質?)。

當場我可以感覺到體內的「血位」刷地直線下降!  彷彿心中最痛的那一塊被赤裸裸地撕開。

重點在於,他一副:「切~~ 這有什麼不敢說?!」的樣子。

說:『每三對夫妻就有一對離婚』(他自己也離婚)

(我真不知他到底是要安慰我還是在打擊我?  @@)

 

當下我才知道,在我心中天塌下來的事,在別人眼中不過是個統計數字。

原來,不管我怎麼了,太陽每天依舊昇起、落下,不會因為我的難過多停一秒。

 

我也無法理解,小時候那麼疼愛我的父親,

那個會答應我一切要求的父親,

那個會在樓下等我放學,只因為怕我這個迷糊蛋找不到新家的父親,

在離婚時卻只在乎身為家中長子長孫的哥哥的監護權,沒有問過我一句。

 

我開始學會抽離,

學會冷眼旁觀,

學會不跟人有太多的感情聯繫。

心裡莫名其妙做了一個結論:「反正我愛的人都會離開我」(明明那時只有一個,卻硬是用”都”,腦子不知道怎麼想的。現在知道是累世創傷啦~)

 

我跟地球之間的「防護罩」大概就是那時建立起來的吧。

 


工作賺錢之後,除了一年一次的旅遊,不曾斷過的就是各種進修。

學了二年中國結,拿到種子師資,已經沒什麼課能上了,

就學「紙浮雕」,也上完課,拿到講師証照,沒課上了。

然後就學麵包花、軟陶、串珠…..  各種手工藝。

也曾經考慮過考土木技師、估價師,幸好很快就放棄。

學過網路行銷、程式語言,做過傳銷,考過保險….

還曾經開過九天的早餐店。

到這裡,都跟所謂的”靈性”沾不上邊。

 

我不停地做些什麼,因為我不能停,不敢停。

一停下來,就會被「空虛感」吞噬。

一直想找個東西填補心中那個洞,但又不知道是什麼。

像在爬一個沒有盡頭的空中樓閣,,

無法停止,也無法回頭。

 


直到有一次,某公司經理知道我和前夫對未來有一些困惑,願意跟我們聊聊。

記得很清楚,那是個下雨天,我們晚上七點到他的辦公室,談了快二個小時。

這時他家裡打電話來,我才知道,他明天一大早要去日本出差,現在行李都還沒收。

我覺得很不好意思,非親非故,耽誤人家的下班時間,立刻想告辭。

但他說:「沒關係,你們的問題能解決最重要。」

 

那一刻,我突然知道我在找的是什麼。

我一直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好,即使別人再怎麼稱讚,都覺得那是客套。

但只有在幫助別人時,會獲得平靜。

例如扶老婆婆過馬路,是一件再小不過的事,

重點是我不會有無謂的自責,自省,不會去想她有沒有平安到家?晚餐有沒有人煮?

助人後的我,是平靜的,而且那份喜悅是持久的。

似乎在那時,我心中的那個洞才會稍稍被撫平。

 


在那晚之後,我有了三天的美好時光。

整個人完全處在平靜、智慧的「當下」。

有記憶以來第一次跟我媽說話時,沒有任何情緒,沒有預設立場,

不會在她說話時想著等下要怎麼回答。

就真的是「聆聽」,然後不帶個人情緒的回應,而她也很反常地平靜接受。

 

這個經驗真是太美妙,太震撼了!!

只可惜這狀態只持續了三天。

 

這像一個人生的「精彩預告」。

我接下來所有的學習目標和方向,就是能再次回到那幾近「開悟」的狀態。

當然現在知道那還不算真正的開悟,但對那時的我已經宛如天堂。

 


真正開始接觸所謂的身心靈,是社大的「全腦開發」課程。

第一次被集體催眠,在硬邦邦的高中椅子上,我進入到胎兒時期。

然後……

 

沒有然後。

因為時間關係,就被叫回來了….

 

嗯,有然後啦,

就是我開始找NLP的課程,上完每一階。

有同學在教催眠,也去拿了催眠師執照。

學了氣功,上了”開發光體”,

學了隱喻,認識了理書老師,開始追她的部落格。

(現在我會經常發文分享,也是受了她的影響。)

 


有一次在上班時,我稱為「急性憂鬱」的毛病發作。

沒有預兆,沒有觸發事件(至少我想不出來)

整個人像是被催狂魔吸走了快樂和生命力,趴在桌上,只剩呼吸~~

第一次感受到接近死亡。

但是,想到還有兒子,似乎又出現一絲的清明和力量。

我趴在辦公桌上,無意識地移動滑鼠,正好理書老師的「天堂油工作坊」跳出來。

以前就看過她的分享,但總覺得,人不應該依賴外物。

但現在也只剩一口氣了,又還不想掛,就立刻報名。

一看日期, 二個月之後。

天啊~~  我不知道能不能活到那時候啊~~

於是我寫信給老師,說明我的情況,先買產品。

 

在等待天堂油的時間裡,我也沒閒著,

努力運用所有過去所有學過的技巧,把自己從20分拉到勉強60分

收到包裹時已經感覺好多了,又開始想,那我還需要去上課嗎?

不過反正都買了,就打開,懶懶地拿起神聖急救油聞聞看味道。

這一聞不得了,整個人都醒了!!!

像是突然回魂一樣。

「天啊~ 這是什麼?怎麼會有這樣的東西?!」

又不是沒用過精油,從來也沒有這樣的效果。

強烈的好奇心,讓我開始期待二個月後的工作坊。

 

二天的工作坊,抽到三次的「龍膽根 ─── 療癒亞特蘭提斯時代的創傷」,

老師說這是”療癒師”的油。

從此,我就入了阿卡莎的坑,一直到現在….

 

工作坊中買了很多油,後來又買了阿格尼沐浴精,解決我最在意的頭髮問題。

後來參加一階課程(就是現在的美的大使),只想自用時可以省一點。

原本覺得這樣就好了,夠了,絕對不要再上課了。

但就在課程結束時,老師帶著我們做曼達拉,突然覺得好熟悉,彷彿這件事我做過千百次,

同時還有強烈的擔心和害怕,覺得隨時會有警察衝進來把我抓走。

 

就在向那些分不清誰是誰的上師頂禮時,

有一個好強好強的意念:我要上二階。

 

然後,就從阿卡莎一階、二階、三階,浴光之路,ACC訓練,

直到濕婆夏克緹蓮花療癒,我才終於找到我的天賦:療癒。

當我把手放在個案身上時,

第一次感受到自信,

第一次感受到自己活著。

明明不知道這樣對不對,明明出現的狀況老師沒有說過,明明頭腦有好多好多的問題,

但我的手就是堅定地在那裡工作著,彷彿有自己的意識。

就此開始我的療癒工作。

 

專職能量工作並不容易,之所以頂住各種壓力堅持下來,

是因為再也不想回到過去那種空虛的日子。

此刻愈來愈自由平靜的心靈,是我少數的執著。

 

本來以為,我就一輩子做蓮花療癒就好啦~~

後來發生了一些事情,曾讓我灰心,賭氣想放棄。

偏偏我又是很不服輸的性格,加上發現單純的療癒有它的瓶頸。

我不希望個案依賴我,但又給不出有系統的方法。

於是決定去上「靈性老師」訓練,讓自己能給出「浴光之路」。

 

到這裡,都是能量層面的學習。

 


認識我久一點的朋友都知道,之前我有很大的肌瘤,當了三年的偽孕婦。

為了處理它,我學拍打、拉筋,認識了大炮灸,開始溫薰人生。

嘗試各種飲食法:飯水分離、先飲後食、中醫調理、選擇所有”熱性”的食物。

不再穿短裙,穿五指襪……

反正各種能做的都做。

 

因為我發現,當問題來到了身體層面,就得用物理手段解決。

我也很想有書上寫的那樣,真心懺悔後肌瘤一夜消失的奇蹟,

但大概福報不夠,問題太多,所以一直沒成功~~

 


身體部份,跟靈性學習,是同歩穿插進行的。

我做的一切,最初和最終,都是為了療癒我自己。

每一種療癒法和工具,都在當時幫助了我。

(對了,我還買過銅缽、水晶缽, 還學過三天藏文,一天的泛音…. )

 

後來學EO,也是因為覺得只有蓮花療癒似乎還不能達到我想要的目的。

而且也不是每個人都能忍受拍打的疼痛。

 

我想要更接近「啟動每個人內在的療癒師」。

我想要更接近「身心靈合一」。

 

EO比起前面說的那些,更難用言語描述,卻更接近源頭。

它同時對身心靈工作。

不痛,卻有感。

不接訊息,卻收得更完整。

 

學這麼多,是因為還沒有發現「萬靈丹」,

任何事物都有它的特點,和適用情況。

 

你出門在外,總不能把療癒師隨身帶著吧?!

這時阿卡莎的精油就派上用場了。

 

EO與阿卡莎,對我來說完全是二碼事,但在別人看來不都是療癒嗎?

就像手機和平板,對科技控來說是二種不同的東西,但我看來就只覺得一個大一個小….

 

總之,就是我覺得學這些能讓我的療癒工具包更完整,

能一分鐘搞定的,不需要花一年,這是理科生的效率。

 

 

呼~~~

這篇花了我二個多小時,都快瞎了….

至於離婚在這條路上扮演什麼角色?

有空有FU再寫吧,本宮乏了~~

(如果你能堅持看到這裡,我也挺佩服你的。)

 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