溝通,不是談判

好像很久沒寫個案記錄了~

通常會寫下來的,多半是覺得很多人有類似的問題,這次也是。

 

原本,她預約的是EO。

當然我們可以直接工作,因為看得出她的疲累,想放鬆。

但我還是請她坐下來,先聊一聊。

 

她提到跟先生之間的溝通問題非常困擾她。

她想要能自由支配自己的金錢,想要上自己想上的課程,想要有自己的工作室。

但過去屢屢溝通無效,所以她基本已經放棄,甚至做好了最壞打算。

 

同為女人,過去的我肯定跟著一起罵!

而此刻我得保持客觀,提醒自己抽離,試著找到不同的觀點,還有真正的問題。

 

但療癒師除了找到問題點,更大的課題在於「怎麼說」。

說重了,她不接受。

說淡了,她聽不懂。

所以,最好的方式,是讓她自己看見,自己感受,自己說。

 

於是我建議她改做蓮花能量療癒中的「關係的流動」

我把雙手放在她的後腰,讀取腎的訊息。

只見二位小朋友不在他們的位置上,

而是手牽手抱成一團,躲在下面。

有傷心,有委屈,也有憤怒。

左腎首先發難,指著個案:「妳妳妳,妳幹嘛都照單全收啊?!好的不好的都收下,都吞下,你當我垃圾 桶啊?!很累耶~  妳知不知道?」

右腎則是一臉生無可戀:「嗯。 哦。 就這樣啊。也沒差。反正做了、說了也沒用。隨便啦~」

 

轉述腎寶寶的委屈到這裡,我停了下來,跟個案說:

「現在,我想把決定權交給妳。

妳原本想做舒服的EO,但因為信任我,所以改做蓮花。

對我來說都可以,也都對妳有幫助。

當然我有我的想法和建議,但決定權在妳。

我想請妳好好地問自己:『我想做哪個?』

不管妳做哪個決定,我都會尊重並實行,因為這是妳要面對的。

EO是你可預見的舒適區,蓮花則可能會有更直接強烈的反應,問問妳準備好了嗎?

不要因為是我說的,而壓下自己真實的感受。它可能很細微,但對妳很重要!」

 

她認真想了想之後,決定做腎的部份。

在給出答案之前,還有一些擔心,擔心自己的決心、能量不夠,無法很好地承受即將到來的改變。

 

這,就是她內在的恐懼之一。

 

她想往前衝,有能力,有信心,有熱情,同時也有害怕。

外在的種種障礙,只是反映並「成全」那個害怕。

 

 


療程結束後,她說整個人都平靜了下來~~

而且過程中一直都有真實的能量流動感,也能清晰地「看見」畫面,

甚至我偷偷加了點EO都被她發現….   (妳要不要考慮改行了?)

 

這時,我才說出一開始看到的問題點:

害怕拒絕別人之後,就會失去了對方,所以不敢設立清楚的界限,不敢提出自己的需求。

 

她勇於向老天許願,因為內心深處知道,老天不會遺棄她。

但她怯於跟「人」表達,因為曾經有不好的經驗(今生+累世)。

 

於是她總是一退再退,一讓再讓。

我很嚴正地說:「妳再這樣下去,『自己』就會愈躲愈遠。

妳現在坐的椅子上,坐過20, 30, 40, 50, 60歲的人,都曾經像妳一樣不斷地退讓,

直到有一天,找不到自己,只能來找我…. 」

妳此刻對未來事業的熱情會消退,但別人對妳無止盡的索求不會停止,除非你明確地立下界限。

「溝通時說得好不好,有沒有條理,完不完整都不是重點,重點是妳有沒有向他傳遞妳內在的渴望?

當妳在跟我說未來的計畫時,那份喜悅,他知道嗎?

當妳帶著過去的經驗,內在已經決定了他會拒絕,他當然就”如妳所願”。

當妳充滿對他的批判,他當然會反彈。

先聆聽,理解他,再說出妳的想法,這才是溝通,否則叫談判。

我相信,一個愛你的人,會希望妳快樂。

妳需要的不是喉輪的支持,而是心輪的愛。

帶著愛聆聽,帶著愛說話,妳給出愛,自然收到愛。」

 


 

有時,個案記錄是整理,也是補充。

有些當場沒說完的,一併補上。

說完了,我就可以放心,放下了~~

 

Homa Ri 的私人訂製/能量調癒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