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不是人格的“分裂”,而是人性的”完整”。

「老師,妳有人格分裂嗎??

為什麼做EO時好溫柔,拍打時可以這麼凶狠?!

一整片當中妳都可以找到最痛的那一點拚命拍耶!」

(因為我要對得起妳的小朋友們啊~~)


上一次在做完EO之後,幫她小拍了一下左手,

她立刻覺得明顯鬆了很多,於是即使痛,還是預約了一週後的拍打。

 

這一次換右手。

但這次就往上到手臂和肩窩,後半段就打屁屁了~

 

我不太管經絡名稱和對應的臟腑,

一來是記不住,

二來是反正又不能寫,知道愈多愈痛苦…

過程中就是「跟她在一起」,

個案內在的療癒師會帶著我,去到該去的地方。

 

個案說也被拍打過,

但她覺得那就是單純的”皮痛”,

出的痧也是紅點點,在表層。

 

但我不管是用手還是用工具,都會震到裡面去,

出來的基本都是紫色的痧包。

 

很佩服她!

瘦瘦的女生,過程中哼都不哼一聲,

身體也不縮,也不躲,也沒有要求要休息。

是我遇過最耐打的前三名。

 

我很清楚,那真的是很痛的!

即使我拍自己,也都會放輕一點,寧願分批打完的那種痛!

 

我也提醒她:

「愈能忍的,愈會累積,還會自動壓縮!」

 

因為就是這樣的耐受度,才會累積這麼多的阻塞。

累積多了,裝不下了,

就啟動壓縮程式,

然後找地方塞好塞滿還給我排整齊!

 

不能怪之前的“打手”拍不出來,

這種的真的需要一點功力和耐心~~ (喂~ 這樣變相稱讚自己好嗎?)


 

很多人以「忍耐」自豪,

以情緒「管理」為傲。

 

直到身體出了問題,開始認真面對,

才知道那些所謂的”管理”、”轉念”,

都只是“壓抑”、“轉移注意力”,

而不是真正的化解和釋放。

 

那怎樣才能不壓抑?

 

接納全部的自己。

 

就像我會使用很痛的道家拍打,來處理身體已經形成的阻塞。

也會靜靜地聆聽,承接心中那些不為人知的眼淚和委屈。

或是傳遞宇宙無條件的愛,溫柔地整合身心靈的能量狀態。

這些都是我能做的。

 

那不是人格的“分裂”,而是人性的”完整”。

 

一個人活著,不只是吃飯睡覺的基本生理需求而已。

還需要有「愛」的交流,包括接受愛,給出愛。

 

所以為什麼大家都在探討”原生家庭”的問題,

因為那是我們最早能獲得”愛”的管道。

如果小時候沒有獲得“正常版的愛”,那性格就很容易”走鐘”。

(但也不是一定的哦,所以別拿原生家庭當成不願意改變的擋箭牌)

 

也有人不愁吃穿,家庭幸福美滿,

但總還是覺得缺少了什麼?

莫名地空虛~

但這樣所謂的人生勝利組可能更辛苦,因為不敢說!

說了人家覺得不知足、身在福中不知福…

 

那這時就要看看:我的靈魂這輩子是來幹嘛的?

想辦法找到你的「任務卡」,完成它!


一直相信,

身心靈都完整,才是真正的一個「人」。

 

不少人會跟我說:

「怎麼辦? 我覺得自己很沒定性,學過一樣又一樣,都是三分鐘熱度。」

我一點都不覺得這有什麼問題啊~

(其實他真正想說的是:都不能拿來賺錢。不過那又是另外一個議題了)

 

我的人生,就像一場拚圖遊戲。

不斷地學習、嘗試各種有興趣的事物:

製香、土塑頭骨、彈琴、電腦、剪輯…

這些看起來跟「療癒」八杆子打不著的事物,

卻讓我更完整,更認識我自己。

 

一次學習,就是一片拚圖。

 

就像不只一個人說我跟西藏有淵緣,

但再多的”訊息”,

都比不上親自動手製香時的熟悉感。

 

收到訊息,像是拿到正確的拚圖。

親自動手製香,像是把它放到正確的位置,

然後按下去。

 

然後呢?

當然不是停在這裡(嗯…也可以停下來欣賞一下啦~ ^^),

而是繼續看看有哪塊拚圖準備好了要歸位!


每次,寫文時都很暢快,

到最後要”分類”時就很痛苦。

因為每一篇都夾雜了很多的”關鍵字”,很難歸類。

然後就安慰自己,這是”散文”,不是”論文”…

 

但我並不會因此改變寫法,

和我的能量調癒方式(能改早就改啦~)

 

因為,

我就是這樣!

而且我知道,

我 不 只 是 這 樣 !

 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