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何面對生命中的坑洞?

她想知道:「為什麼我做的香燒不起來?」
我們分析了物理層面可能出現的問題,
坦誠我的經驗不足以確認,只能猜測,
也建議陪她重新做一次。
但她依舊想「知道」,想「確定」原因。
我可以理解她的執著,
也看見她的害怕。

很多人都想「知道」為什麼?
我為什麼會這樣?
發生了什麼事?
我做錯了什麼?
是我的問題還是別人的問題?
以為這樣才能找到問題點,然後不會犯相同的錯。
 
OK!
於是我讀了香的訊息,
答案是:「我不要!」
………
什麼情況??
原來,
她在製香時訂的主題是:
「支持我接下來三個月的工作」
嗯,聽起來很好啊~
問題是:它跟妳想像和期待的不同。
問題是:妳壓根兒不喜歡這份工作。
妳期待它為妳帶來力量,撐過這幾個月的考驗。
但妳的內在療癒師看見的是:妳根本不喜歡這個工作。

妳需要的不是堅持下去的毅力,

而是說「不」的勇氣。

向「委屈」說不!
向「妥協」說不!
向「別人的價值觀」說不!
向「不敢」說不!
但她有很多很多很多~~的考量。
就像我建議她把香打碎了重做,
她會想:那是不是很麻煩?
萬一還是點不著呢?
其實它的能量還不錯,也找到勉強解決的辦法,
點了之後思緒比較沈靜…
就像她的工作。
明明知道自己不喜歡,不適合,
還是努力找出優點,讓自己可以待下來。
世界上的事本來就沒有絕對的好壞,
只是選擇而已。
但她想要一個安全的,完美的選擇…

我們談了很久~
她問,那可以做什麼療癒,讓我脫離這個困境?
我花了平時十倍的時間來確認,接下來能做些什麼?
心,不理我
胃,不理我
肝,不理我
脾,不理我
連腸子也不理我~
我問,那表示今天不做療癒嗎?
很好,也不理我!!
我選擇用了比平時更強硬的方式,
去讀她的心:
一隻小鳥,在鳥籠裡。
門沒有上鎖,甚至是半開的,
但籠中鳥將頭埋入羽翼中,
不想說話,也不想離開。
於是我請她跟自己的心說話。
她花了很久的時間,心也不太理她,只覺得心飄在空中。
這也很反常,她平時是很敏銳的人,
每次冥想都有完整的故事出現。
然後我突然閃過一個很久沒做的療程:「水晶光骨」
骨頭是全身密度最大,最沈重,光最難進入的器官。
它同時也儲存了長久以來的記憶。
跟她解釋了水晶光骨之後,
把決定權交給她。
她有點錯愕,但還是乖乖問自己:要不要做?
結果答案是:害怕做了之後會發生的改變。
嗯哼!!
這也是我把決定權交給她的原因。
因為感受到內在的抗拒。
她的頭腦想:
當然要做啊~
人都來了,還談了這麼久。
但內在還有恐懼。
有些恐懼,不是別人能為你移除的,
你得自己下決定,因為接下來的挑戰,也是你要面對。

做完水晶光骨,

她有點哀怨地問:「為什麼那麼痛啊????

妳不是說會睡著嗎? 好幾次我都想問可不可以中場休息~~」

(之前跟她說了一個秒昏睡的案例)

 

親愛的,別人的經驗不代表妳的經驗啊!!

這世界往往不會依照我們的期待運轉。

 

重點不是去探究每一個為什麼,
而是問自己:現在怎麼做?

 

二者的差別在於,

前者是停下來研究那個讓自己跌倒的“坑”,

找出它形成的原因和歷史。

 

後者是對那個”坑”說「靠!!」

然後拍拍灰塵往前走,同時學會走路要看路。

 

這樣,

即使在滿是坑洞的泥地上,

也能走出自己的舞歩!

 

 

 

Homa Ri

Homa Ri , 轉化蓮花,將黑暗轉化為光明 身心靈能量工作者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