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來,”壓力”是努力但不成功的最大凶手

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打開電腦,然後煮一杯防彈咖啡。

通常我會找個時間,把椰子油和奶油做成奶油塊冰著,

每次拿一塊出來用,省事又方便。

 

今早突然瞄到冰箱角落有一盒雞油,印象中是一年前(至少)我娘給我的。

好吧,其實也不是第一天看見它了,

反正它也沒惹我,就這麼擱著,不想面對~~

今天沒想太多,很順手的就找了個塑膠袋把油挖起來丟掉,

然後開熱水耐心洗乾淨玻璃保鮮盒。

 

以前很討厭油膩膩的碗盤,總是拖到不得已才會去洗它。

 

但前幾天開始練習更常與自己內在的「圓滿」連結,體會「涵容」,

然後很神奇地,以前需要用意志力叫自己做的事,

現在會自然而然地,順手做了,不覺得痛苦或煩躁。

 

前天想起好幾年沒穿的外套,拿起來就下樓放進回收箱裡。

昨天看見有點卡但還能用捨不得扔的CD音響,立刻就打包送到垃圾間。

直到今早,毫無壓力和抗拒地洗了油膩膩的容器,

終於體會到書上說的:有壓力就不會成功。

因為內在不想做,但又有一個聲音逼自己去做。

 

例如斷捨離。

 

知道應該丟掉那些阻塞自己前進的人事物,

但心中還有很多的「可是…」

即使勉強自己做了,也很快又會堆積雜物。

 

因為有壓力。

 

大家都說斷捨離很重要,是一種壓力;

一直拖延,是一種壓力;

應該要好好整理房間,是一種壓力;

要丟掉捨不得的東西,是一種壓力;

要把事情做完,做好,是一種壓力~~

這種人為的目標和計劃,如果不跟內在真實的渴望相符,就會產生衝突。
就像同時踩煞車和油門:很消耗,卻又動彈不得。

 

然後就會更用力踩油門,內在又更用力反彈和抗拒,

搞得自己又累又絕望~~

 

而解除壓力的最好方式,是「涵容」。

 

或許也可以說是接受、隨順、臣服、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….

 

這個接受不是無奈、委屈、不得已的。

而是把這些視為正常的,本來如是。

 

然後默默發現:

我接受自己一天只丟一樣東西,也算斷捨離。

我接受有些事情現在不想做,有些東西現在不想丟,這就是我此刻的狀態。

等到自己想做的時候再去做,想丟的時候再丟,這個世界依然運轉得很好。

反正之前依照所謂的權威/專家的建議,也沒有比較好~~

不如相信自己內在的權威/專家。

 

然後我變得比較「自在」,也更「耐煩」。

不再計算著CP值,

不再思考這件事有沒有意義?

做了有什麼好處?

我可以做好它嗎?

 

而是隨順當下的念頭,相信一切都是往我要的道路前進。

也像是巴夏說的:跟隨熱情。

 

其實這些來自源頭的訊息,講的都是一樣的。

這個看不懂,我就換個頻道,換個說法,

多聽幾次,總會懂的。

 

原本覺得書上用「涵容」這個詞太怪,

但現在覺得,怪才好,不會隨便把它看過去,

而是認真去接觸,去體會。

然後發現原來我有太多的框架和是非觀,

所以事事抗拒,念念抗拒。

所謂的”臣服”也僅止於頭腦層面,有口無心,

而不是毫不懷疑的接納。

書上說:人就是個小宇宙,而宇宙的本質就是「擴展」,
透過二元的物質世界,不斷擴展,不會停止。

所以我把東西弄亂,再整理好,再弄亂…

不是反覆犯錯,而是一種擴展。

因為弄乾淨了之後,我在這乾淨桌上開始做不同的事情,

滿足那個擴展的渴望。

所以我沒有”做錯”什麼事,而是在呼應內在的真實。

這讓我大大鬆了口氣。

 

當我「知道」我沒有做錯什麼,心頭的抗拒就放下了,

能量的煞車就鬆開了。

(廚房檯面已經第三天保持淨空,感人啊~~)

 

接受自己沒有做錯什麼,來自接受人“生而圓滿”。

 


書上說,人生來就是「圓滿」的。
只要我們不抗拒它。

 

於是我試著練習去接觸那個「圓滿」。

 

它跟以前努力要「去」的那個「空」不同。

以前的空,像是在外面,

我跟它連結,合一,就像在在EO(水晶金字塔療癒)時一樣。

 

現在的圓滿,在裡面,

我允許它擴大,充滿身體,充滿空間,充滿生活…

 

當我在做這樣的觀想時,就想到浴光之路的冥想。

難怪這一次帶領浴光之路,比起以前輕鬆順暢得多,學員也更容易進入。

因為我比以前更接近那個,內在原本就有的光,

比以前更經常與自己同在,更理解和體會浴光的內涵。

帶領冥想的重點從來不在語句,而是能量狀態,

只有自己先達到了,別人才能進入。

 

這裡寫的書是指亞伯拉罕的吸引力法則系列,有興趣的朋友可以找來看。

 

專注意念的驚人力量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