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個人都在做自己認為對的事,那到底誰才是對的?

她說,覺得家裡客廳怪怪的,可以怎麼辦?

我請她進一歩說說,是怎樣的怪。

除了自然光不夠之外,

她最介意的是先生放在書櫃上的那一些宗教書藉,

直白地表示不喜歡。

 

我換個話題,問她對紫衣團體的看法。

果然,同樣地都不是她的菜。

而且她想了想,雖然教派不同,但她不喜歡的點,是相同的,

覺得不應該把所有榮耀、功德什麼的,都歸於一人身上。

 

我很能理解她的感受。

然後,我們試著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。

 

這些團體,是否的確真的幫助了某些人?

是否真的有人因為「師父」而感到安心、喜悅,獲得歸屬感?

如果「師父」能做到其他人,甚至是所謂專業人士都做不到的事,

能安人心,且不妨礙別人,那有什麼不好?

 

每個靈魂都有自己的課題,

也許上輩子我們也有一位這樣的師父,誰知道呢?!

 

回到個案身上,

她先生的職業其實有某程度的風險性,

如果這些書放在那裡,對先生有鎮宅安心的效果,

讓他天天平安歸來,是不是很值得我們感謝?!

 

書本是中性的,偏頗的是我們的心。

有人偏向喜歡的那一邊,有人偏向討厭的那一邊。

當夫妻在每天都會看到的這一櫃子書上有了分歧,

即使嘴上不說,能量上也會漸行漸遠。

她內在的這些衝突,也在阻礙她走上自己想要的道路,

 

後來,她再次去感受自家客廳,覺得有輕盈了一點,明亮了一點。


 

所有的修行,都不是在學更好的方法、更有力的話語去改變別人,

而是看見內在的限制,放下批判,讓心之牆倒下。

所謂的同理,不只是嘴上的同意,

而是暫時放下自己的信念,離開自己的位置,感同身受。

但要真的”感同身受”其實是很困難的,

因為我們不知道對方過去的生命中經歷過什麼,

即使知道,也不可能真的重新以他的劇本活一次。

 

於是,我們只能試著從各種不同角度,用不同方法,

讓這些事物在我們眼中,能順眼一點。

 

一個問題,有很多種解法。

可以做能量風水去調整,

可以用光屋去清理,

可以改變室內擺設….

還有更多更多方式可以用。

但對她,我選擇了更根本的作法:帶她看見,並鬆開自己。

我們不需要改變自己的立場,

只是從另一個角度去看待事情,讓「自己」好過一點。

 

我們常說:「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」

但其實都只是「選擇性的相信」。

我喜歡的,我相信。

對我有利的,我相信。

在我難以抉擇時,我暫時相信,直到事實証明對我有利。

在我不願接受時,我勉強相信,等待事實變成對我有利。

我們覺得最好的安排,

最後應該長成我心中「對」的模樣。

 

每個人都在做自己認為對的事,

那到底誰才是對的?

目前我能找到的「解答」是:沒有對錯!!

 

當我遇到自己看不破,過不去的時候,

就會提醒自己:

「我並不了解事情的全貌,我並沒有站在宇宙/神的高度看見全貌」。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