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選勇於承擔和負責的那個

這二天媽祖很忙….  我就不打擾祂了~

 

當大家以各種圖文嘲諷時,

我想到的是,我們其實或多或少都曾廣義的「假傳聖旨」。

中文裡的「假」,除了「不真實」,還有「借」的意思。

借著別人的名義,推辭或進行自己想做的事。

 

小時候不想答應朋友的請求或邀約,

最常用也最好用的理由是:

「我媽說不行」

反正他也不會真的去找我媽求證。

「老師說這報告明天要交,不然就當掉我。」

反正他不可能知道我報告早就做完了。

 

職場上要請同事幫忙時會說:「老闆說這很趕,今天就要。」

但老闆沒說要別人幫我做。

 

從我媽說,到老師說。

從老闆說,到高靈說。

不論在家庭、校園,職場,甚至到靈性領域,

我們一直都習慣性地「服 從 權 威」


矛盾的是:

我們一面說著:「神就在心中」,

一面向外尋求更多的神諭、天啟。

 

這很正常,是必經的過程。

在我們不知道該怎麼辦,無法下決定時,

很自然地會尋求更高的,更有力的指引。

 

我們需要「被肯定」,

就像孩子需要父母的讚美一樣。

在鼓勵和讚美中長大的孩子,多半比被長期打罵的孩子更有自信。

真正有效的鼓勵和支持,
是為了養出勇於承擔和負責的成人,而不是媽寶。
因為每個人終究要走向:「為自己的選擇和行為負責。」

昨天在網路看到一本書,很感興趣,就上網查。

結果發現是一中心出版。

他們去年出了幾本很棒的靈性書籍,都是我大推的,

所以就點進去看看有沒有其他的書,想看看有沒有”跟上進度”。

結果赫然發現架上竟然已經有近百本!

一排一排看下來,突然有個念頭出現:

「夠了!!

妳知道的夠多了,

該知道的都知道了,

看再多,不用也都是等於零,

去做吧!!!」

 

也許是因為我沒有虔誠地信奉某位神佛,也許是我太自大,

但剛才那段話真的沒有「署名」,沒有大咖幫我背書,也就只能當成是自己的想法。

所以就放下買書的衝動,想想,不買也好,之前買的還沒讀完呢。

而且我本來就還有一大堆的待辦事項。

 

然後,重點是:沒說要做什麼啊?????

講話講一半是很不OK的好嗎!!

 

這其實也很符合現狀:很多事想做,很多事可做,但都缺乏動力。

 

剛剛為了要寫這一篇,就想知道媽祖到底說了什麼?

我功力不夠,沒法找媽祖求證,於是找了“另一位當事人”的原話錄影,

然後發現:

媽祖只說叫他出來做一些事,好像也沒明說要選總統啊?

就算有說選總統,也沒說他會選上啊~~

 

就像我在刷網頁時,

第一個反應是:天啊~  這麼多書,還沒看完就先瞎了吧?!

然後就自動在心中「工作賺錢/進修學習」天平上的某一端,多加了一塊砝碼。

這些「外在的指引」其實絕大多數只是「內在的聲音」。

讓自己更清晰,更容易下決定。

 


看書之於我,最早是我很重要的學習管道。

然後是我的支持力量,特別是在跟人對談時,只要引經據典,就可以讓人信服。

接下來是工具,跟個案講到某個觀念時,沒時間講太多,就推薦他讀某本書。

漸漸地,開始不再引用書本,不再說別人的金句,可以用自己的話語來表達。

因為這些已經真的成為生活,成為我的一部份。

 

所以,除了父母、老師、神靈….

書本,也算是「權威」之一。

 

當大家都在拿託夢開玩笑時,

我看見的,其實是一個有野心,但沒信心的人。

所以需要更高的旨意來為自己背書,也讓更多人信服。

 

想當年的我,也是如此~~

 

前二天的臉書才跳出2013年4月15日的回顧,

那天我收到了我的「阿卡莎閱讀」,主要重點就是我是療癒師。

 

在這之前,我學了催眠、NLP、阿卡莎花精、ACC、蓮花療癒…..,

但從不認為自己可以。

轉捩點是為了交蓮花功課而做了個案。

在做個案時第一次感受到自信,但還是很不確定。

直到收到Agni為我讀的記錄,就像權威為我蓋章認証一樣,信心大增。

然後我的文案裡就不時會提到這點。

 

因為一個沒有背景,沒有人脈,沒有經驗的人,

要跨入跟現在和過往截然不同的領域,真的需要支持,難以苛責。

 

重點是,除了在做個案時很認真,也真心享受,

同時做了所有我能做的努力,培養實力,建立口碑,不是只拿”證書”示人。

 

漸漸地,我開始警覺,不再言必稱”訊息”,因為很怕接錯訊息。

 

首先,我不是神,我無法百分之百確定這是來自神的訊息。

再者,即使我是出於善意,出於愛,我仍無法為別人可能遇到的問題負責。

我無法在他需要經歷的困難過程中,替他痛,替他哭。

即使他不怪我,即使他願意承受,我還是會責怪和懷疑自己。

 

於是問題就來了:對於神諭、訊息的解讀,是各自表述的。

因為就我個人的經驗和理解,來自更高頻率的訊息其實是一坨能量

而我做的,是試著把它轉換成語言形式說出來。

 

但語言是有侷限的,每個人的詞庫也是有限的,

當這話再傳到個案的耳裡,再進入他的心裡,很可能又被刪減、扭曲,

因為人總是只聽到自己想聽到。

 

「你要出來為年輕人做些事」可能是神諭的原話。

而發問者真正的問題可能是:我該不該選總統?

 

就我的經驗,上面的通常不會為我們做決定,不會說你要如何如何。

 

後來我不太為人接訊息或解讀。

因為反正不管怎麼說,最後個案還是依他想要的去做。

在我這裡得不到想要的答案,他就再去找別人。

就像我們抽籤抽到下下籤,就會想再抽一支,或再換一間。

 

大部份人不是不知道,而是不接受。

 

所以後來我寧願花一小時陪個案看清自己的問題,

也不會用一秒鐘直接幫他看答案。

 

因為他自己承認了問題,答案就跟著出來了。

我給出再精確的答案,只會引來他更多的問題。

(哇靠,我覺得這句才是經典!)

 


當我開始不再”接訊息“,而只是跟他”在一起”,

讓我放鬆和敞開的能量去陪伴他,讓他自然放鬆和敞開,

一切就變的容易多了。

 

我不用再區分:

這是我的想法,還是上面的訊息?

這是來自我的頭腦,還是更高的指引?

 

我的想法是:

既然是”合一”,那是誰的又有什麼差別?

既然”我是神,神是我”,那是神說的還是我說的,又有什麼差別?

 

包括在寫文時,以前會覺得要放掉頭腦,讓更高的智慧透過我書寫。

現在不像以前那樣行雲流水,那樣明顯覺得「哇~  這一定是天使說的,因為我寫不出來」

會懷疑,會停頓,但我還是想寫出來。

人話跟神諭,開始混在一起,難以分辨。

 

所以我開始練習:「為我說的話負責,不牽拖“別神”。」

 

反正就算是來自更高的,更全面、更神聖的答案,

也不一定是「立刻、馬上」肉眼可見的美好。

因為人家來問,就是想要立刻解決問題,達到他想要的目的。

問題是通常無法….

 

你想想,

廟裡那麼多人,一個來求晴,一個來祈雨,

你是要媽祖怎麼辦?

一個頭上裝太陽,一個頭上掛烏雲嗎?

(我想只有平行宇宙可以解決這個問題吧!)

 


好啦~

我只是想說,這是民主社會,

每個人都可以選總統,也都有自己的理由,

只是我會選擇勇於負責和承擔的那個。

不然以後出什麼問題就怪媽祖,

那我選你幹嘛?

我直接選媽祖不就好了!

(媽祖表示:各人造業各人擔啊~~孩紙….)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