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可以不用委屈/個案工作隨筆

肯定自我價值這件事,

並不因為你是小學肄業,或是北一女畢業而有差別。

 

她因為面臨一個重大的選擇,而來找我談話。

很難得的情況,因為我們真的只是談話。

她只想找個人釐清紛亂的思緒,並沒有要求我做些什麼能量工作幫她轉換。

 

原本覺得「害怕上台」是我們可以處理的關卡,

然後我們討論著〞不敢“和”不喜歡”的區別。

我覺得,”不敢”偏向於「我想做/願意做,但做不到」

而不喜歡則是「我不想做,但我能做得到」

 

如果是後者,那是個人性格與喜好,我不覺得要調整。

就像有人天生內向,不愛交際,

但需要時還是可以戴上面具說漂亮話,只是心裡不舒服,也很耗能量。

「非不能也,是不為也。」

 

但如果是前者,那就可以看看是否有過往的創傷需要療癒。

例如想要向更多人表達自己,或傳遞什麼理念,但一上台就腦袋空白。

「非不為也,是不能也」

而這裡的不能,不是練習就好,要處理心理因素。

 

但這些都是其次,最重要的,是那個「老問題」:

「你想要什麼?」

 

從他的各種「不要、不喜歡」當中,

我們可以找到他真正想要的是什麼樣的生活。

 

厭惡無意義的應酬;

討厭口是心非,人前笑臉人後捅刀的行為;

正因為他的心很清透,不求名利,所以對這些人事瞭然於心。

但又礙於一些因素,不得不置身”江湖”。

 

這些讓他身不由己的因素是什麼?

他說,希望盡量給孩子一個好的學習和成長的環境。

 

我自己的觀念和做法是:

好好活出我自己,做個「好榜樣」給孩子看,

這比幫他準備三餐,早晚接送,營造最好的環境來得重要。

 

我再優秀,再能幹,都不能保証我能活多久,能照顧他多久。

給孩子最好的禮物是,不是為他買多少保險,

而是找到他的天賦,運用個人特質,培養生活能力。

 

目前大多數的父母,還是停在「讀好書,上名校,有更多資源,人生就會順遂」

 

而我想的是:我的經驗、智慧有限,

但世界的發展卻是以我無法想像的速度在成長。

對孩子有用的不是更多知識,而是快速彈性的應變和創新能力。

現在學校教的,都是上個世紀的東西,

要拿來應付新世紀的挑戰,是要拚累世陰德值嗎?

 

當然,各家兒女各家養,各人造業各人擔,這也是講給他參考而已。

 

層層篩減各個問題之後,才真正來的核心:個人價值。

 

有能力,有資源,但沒目標。

每件事都有能力做好,也都在水準之上,

每個人都稱讚,但本人卻毫無成就感。

 

在皮紋統計中,這樣的人多半左右腦比較平衡,

學東西很快,做事也都能掌握,沒啥難度,所以學習課業都挺不錯,

但人生就是很難對什麼事有熱情。

因為得來太容易,不需付出太多,往往就不覺得珍貴。

 

反觀那些五育不均衡的孩子,讀書可能普普,

但音樂、美術、體育…. 某科特別強!

大部份的觀念是補強弱勢,

我的建議是從他的優勢發展,讓優勢去拉抬劣勢,這樣才會事半功倍。

 

例如音感好,愛唱歌,就把背不起來的編成歌曲。

如果活潑好動,就用利用舞蹈動作來加深印象。

至於具體怎麼做?

只要我們不打壓,鼓勵他創新,他自己會搞定。

那是他的專長,不是我的。

 

請信任你的孩子,因為你不可能照顧他一輩子。

 

回到個案自己,還有一個最大的問題是:自我價值

幾個小時的談話中,都是小孩、先生、先生的公司、學校….

我看不見她自己。

 

當我們討論到,她可以利用自己手工藝的專長,

陪伴一些對課業沒興趣的孩子,

給他們一個舒壓的管道,一段沒有壓力的陪伴時,

她心動了!

 

當她有了目標,有了方向,一開始提出的問題就不再是問題了。

 

找到自己的位置,看見自己獨特的價值,才能站得穩。

當自己站穩了,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,外界的各種聲音就不再困擾她了!

 

離開前,給了她一個大大的擁抱。

這個擁抱,終於逼出了她長期壓抑和累積的淚水~~~

 

最後的最後,是給她的重點提醒:

「妳不用一直堅強。」

「妳是有選擇的。」

「如果妳不想孩子以後的人生都在『委屈』,那妳就不要把自己活得這麼委屈。」

 

Homa Ri 的私人訂製/能量調癒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