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是愛無能,而是愛無限/能量排列個案記錄

「我想,『愛』是妳這一世的功課。」

她說:「我知道,但我真的不懂愛是什麼。」

 


在她的排列場上,兒子率先踩了上去,

而做為她的代表,我卻遲遲無法跨入,

彷佛那不是我的生活,不是我的生命,不是我的場子。

 

後來,拖著不得已的雙腳,站上我的位子。

沒有看向兒子,知道他在,但深深的無力感定住了我,也無暇照顧他。

只覺得自己撐得好累…

上身無力地垂下,雙腿酸得發抖。

但我知道我不能倒,我必需撐住!

 

退出場外,她大方承認:

「我不愛他,我不知道什麼是愛,不知道怎樣叫愛? 我不知道要怎麼愛人…」

 

於是,我們把她的「愛」加入場中。

寫到這裡時,發現我怎麼也想不起當時的「愛」呈現什麼狀態?

我也不想編造,反正大概就是一個沒有愛的狀態吧!

因為後來我請她為「愛」抽一張花卡,然後在場外為她本人調整能量。

接著再站上「愛」的位置,整個感覺就完全不同了。

這樣記錄,好像很不專業?

但我願意相信,這是最好的記錄。

因為「愛」本就難以用言語描述與形容。

而且不管過去如何,改變了就是改變了,過去如何不再重要,因為已經消失了。

 

相較於動輒把愛掛在嘴邊的人,她以為自己「愛無能」,

因為她不喜歡各種常見花式「以愛之名」的勒索、控制。

在她過去的生命中,「愛」一字被濫用了,也被用爛了。

所以與其說她不懂愛,其實是她「不要那樣的愛」。

 

於是她不斷告訴自己:不要成為那樣的人。

不知何時開始,「不說愛」變成了「不懂愛」、「不會愛」。

 

但愛到底是什麼?

 

她以為一直以來受到的專業訓練,讓她變成”冷血”的人,

因為要在必要時對病患做出一些處置。

而我感受到的,還有累世棄欲斷情的修行記憶,讓她不敢承認愛,

怕自己留戀塵世,就圓不了業力,斷不了輪迴。

 

沈溺,是一種執著,
堅持不沈溺,也是一種執著。

 

我們前前後後花了很長的時間談話,

因為腦袋很頑固的傢伙,光是能量調整是不夠的,

得讓她自己感受到,自己想通,自己說出來!

 

我們一起看見所有那些看似冷血無情的決定背後,

看見她對家人所有的付出背後,

看見她的靈魂選擇了這麼辛苦的工作背後,

是多麼深,多麼大的「愛」支撐著。

也看見家人、同事、一路上遇見的人們所有的付出都是一種愛的展現。

她付出的,她收到的,無一不是愛。

 

並非所有的愛都說得出來,也不是說出來的都是真愛~~

 

最後,她終於接受:「原來,這些都是愛啊?!」

當她承認了,整個場域能量就變了。

她可以在「自己的場子」裡輕鬆地站好,

可以直視孩子,可以伸手輕觸。

(不要問為什麼不擁抱,愛一定要擁抱嗎?  擁抱就表示愛嗎?)

重要的是,她親自確認了,孩子真的沒有恨她。

 

能量排列最有的趣就在於:

不是我告訴你,而是你自己親自感受與經驗。

我告訴你,你只是「知道」。

但你自己感受到的,才是真正「做到」,才是你的。

 


這個故事,並不是鼓勵大家就默默做事,默默地愛,啥都不用說!

說話,聲音,也是一種振動,一種能量的傳遞。

在排列過程中,當代表們把心中的”感受”說出來,能量才開始流動。

 

這裡的主角問題重點在於「自己把愛隔絕在愛」,

但事實上這是不可能的,是違背自然的。

所以她的疲累有很大一部份,來自於在「對抗自己的本性:愛」

 

當她願意承認、接受自己是有愛的,也就接納了自己,更加合一。

 

生活仍在繼續,挑戰依然存在,

但她已經不再把這些當成「必修功課」,

而是開始接受這其實也是自己的「選修項目」,

試著欣賞和享受其中的樂趣。

 

前者像是被迫關在監獄裡,

認命地做著一件又一件的苦工,等期刑滿出獄。

 

後者卻是自願花錢被人關起來玩「密室逃脫」,

知道這是自己想要的,也知道自己是安全的,

所以可以享受挑戰與成就感。

 

你選擇哪一種人生?

 

Homa Ri 的能量調癒服務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