沒有最好,只有剛好

每次個案工作開始,總是先問問:「你有哪方面的不舒服嗎? 身體還是情緒?」

即使是短短50分鐘的EO體驗,還是習慣性地先了解對方的需求,儘量找重點給出對他有用的工作或建議。

然後常常聽到一半我就後悔了…

因為他幾乎說出了全世界啊~~ (昏)

當然,個案們也都很理智,不指望我一彈指解決所有問題,人家只是認真回答我而已。(下次要改改開場白)

 

這位姑娘,是個設計師,

聽起來專業能力沒有問題,只是不夠自信。

她說,如果交件時沒有獲得對方驚喜的反應,就會擔心是不是自己做得不夠好?

 

我特別跟她確認了一下:

是擔心對方不滿意,還是希望獲得肯定?

她想了想,覺得是後者。

 

嗯,以後天來說,是缺乏肯定。

以先天來說,這屬於完美病。

 

依據我以前學皮紋的觀點,對藝術、對美有天份的人,同時也都是完美主義者。

總覺得可以再更好一些。

最可怕的是,這個「更好」是沒有盡頭的,根本就不存在的。

也就是:沒有圓滿的那一天。

 

這是致勝的優點,同時也是致命的缺點。

致勝在於會不斷地精進,不斷地突破和發展;

致命在於永遠對自己不滿意。

 

她問:「怎麼知道這是自己的天賦呢?」

我沈吟一會兒,說:「我想,天賦是即使你不確定也想去做,即使有擔心有恐懼也願意去做…」

說完,我覺得好像不太對,正在想怎麼說比較好,她的眼淚已經滴下來了…

嗯哼~  賓果!!

我們沒有時間細談,還是依原訂的做EO體驗。

 

結束後我跟她說:

「我們都想呈現出最好的部份,做最好的選擇。

但我們不可能把所有我覺得美好的元素都放在同一個作品中,那能看嗎?

每一次總是依著業主的需求,放入最合適的素材。

沒有最好,只有剛好。

 

就像我前面說的:「即使不確定也願意做」

後來想想,這不完全是天賦,聽起來更接近「熱情」。

如果改成「即使你不確定也能繼續做,即使有擔心有恐懼也願意去做,而且能做得好… 」

….  嗯,還是不夠完美… 讓我再想想~~

 

我試著想對天賦做出一個完美的解釋,

但在那個當下,我說出了這句話。

我很不滿意,但對她剛剛好。

剛剛好打開心房,剛剛好碰觸傷口。

所謂完美的解釋,可能達不到這樣的效果。

於是,這不完美的答案,在那時對她是剛剛好的答案。

 

像我,每一次寫文,都覺得自己寫的不夠好,

用詞修辭內容結構排版都改了再改,但一直改就永遠發不了文。

妙的是往往這些我覺得不夠好的,許多人表示有共鳴。

而那些自認神來一筆的,卻沒多少人有反應。

 

還有,每一次做療癒,常常一面做著,腦袋一面想著:

這樣可以嗎?

足夠嗎?

有沒有更好的方法?

但同時雙手像是有自己的意識般,繼續工作著。

 

該輕柔的輕柔,該使勁兒的使勁,

該說話時說話,該噴花精就噴花精。

這樣做對嗎?  好嗎?

天知道~ (攤手)

我選擇信任我的身體,信任它儲存著累世的療癒記憶。

(至少目前大家反應都還可以…)

 

所以我才會說:「即使不確定也繼續做的是天賦。」

這是我的個人經驗,它不完整,更不全面,但當下的我只能說出這句話,結果也出乎意料的好。(果然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啊~~)

 

就像拚圖一樣,

我們要的不是最好,而是剛好。

給同樣有完美病的你。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