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”老師”/權威課題

她說直覺想來找我,但不知道要做什麼?

猶豫了半個月才鼓起勇氣聯絡我。

因為過去曾有在團體中不好的經驗,

身邊朋友也有過找”老師”療癒,卻愈做做糟的經歷…

然而很奇妙地,就在跟我敲訂時間後的二、三天內,

過去困擾她的一個問題,答案就不小心默默地浮現了!

 

我們大部份時間花在談話上,

就天馬行空地,隨興想到什麼說什麼。

 

她提出很多「問題」,想知道什麼是對的?

例如:

每天靜坐是有用的嗎?

人家都說很好的,可是我沒興趣,是我的問題嗎?

我沒有像人家在一條路上走到底,是我不夠精進嗎?

大家都能聽到「上師」的訊息,我好像都聽不到,是我福報不夠嗎?
……

總之,內心有好多小劇場,也有好多疑問。

她的很多問題,我都遇過,都想過,也算走過~

這大概就是她會直覺找到我的原因吧!

嗯~ 也可能是「上師」帶她找到我呢~~ ^___^

 

所以她不是被上面的老師遺棄了,

只是人間權威老師的聲音太大了,

所以她一再壓抑和忽視自己的”直覺”,

也就錯過了上師直接的指引。

 

每個人接收能量、訊息的方式不同。

有人是視覺型,有人是聽覺型,

像我是感覺型的,天線並不24小時打開,更不是那種接訊息的體質,

所以很能體會那種身處在一堆「訊息傳遞者」中,懷疑自己懷疑人生的挫敗感~~

 

「為什麼大家的上師都會叫他去做這個做那個,我都沒收到?

但我怎麼覺得上師應該像棉被一樣,溫暖地包圍著我呢? 這樣是對的嗎?

哎呀,這大概是我內在的匱乏吧~」

她總是自己提出問題,再自我批判地回答自己…

可能以前被”批判”慣了,乾脆先”自首”,省得被罵~

 

她是感受很敏銳的人,學習過很多,

外在知識與內在直覺經常發生”衝突”,

但也因此出現好多好多的問題…

過去的老師可能都是比較「權威」,

她又是很認真的那種好學生,

即使心裡覺得怪怪的,還是會努力完成所有的功課。

像什麼要連續做100天的功法,即使再累她都會讓自己做完再去昏迷。

(請受我一拜~ )(雖然我以前好像也是這種乖寶寶…)

 

她說,也許她要來學的就是”控制“吧!

我說:「嗯…. 換個角度說,妳的”自制“已經做到爐火純青了,

那有沒有可能這一世要學的是”放下“、”放鬆“呢?」

 

她瞬間睜大眼睛說:

「我最近真的就在想: 人生一定要這麼努力嗎?

為什麼不能像人家說的,輕鬆地接受呢?」

 

對於她的各種問題,我大部份沒有給出權威性的對或錯,

除了我本來就不是權威,我也對權威敬而遠之,

更重要的是

讓我走出權威的魔掌的一句話:
「沒有對錯」

 

她想的,都對。

別人做的,也都對。

 

「沒有對錯」這句話,極度挑戰我過往“是非分明”的價值觀,

但也因為這句話, 將我從“非黑即白”的牢籠中釋放出來。

 

談話過程中,她很認真地說,也很認真地聽。

有一次她有點不好意思,又有點興奮地說:

「剛才妳在說好事乘三時,我的思緒有點飄走,突然想到關於OOO的答案…」

 

我說:「太棒了!!我說了什麼不重要,妳收到什麼才是重點。」

我說得再多,再有道理,對方聽不進,或是聽不懂,那都只是噪音。

 

「我不是來告訴妳正確答案的,

而是提供一個安全的場域,讓你內在的答案浮現。」

 

「即使是一模一樣的答案,由你自己感受到,自己說出來,

那才是真的,才會有用。」

 

所以即使她領悟到的跟我說的八杆子打不著都沒關係,

人家是來解決她的問題,而不是滿足我的虛榮心和演說慾。

(我心中的理想狀態就是個案一直講一直講就被療癒了,我只要負責微笑點頭收錢就行^_^)

~~~~~~  Homa Ri 的私人訂製/能量調癒~~~~~

因為我不把自己當成「老師」,

就不需要維持大家心中對老師的完美形象,

不必勉強自己站在權威的高處,

不用要求自己必需給出正確的答案。

 

以前會說:「你們不要叫我老師,叫我Homa Ri就好了。」

因為覺得有壓力,覺得扛不起這個責任。

 

現在想通了,逼人家不准叫自己老師是不人道的,

因為人家可能記不得我的名字(我也有嚴重記憶困難)

或者單純不知道Homa Ri 怎麼唸而已啊~~~

叫老師是最安全方便的(就像我一律叫人帥哥美女是一樣的道理)。

 

只要我拿掉自己心中對「老師」不合理的刻板要求,

不把自己框住就行了,叫我什麼都行。

 

當我從老師“權威”的框架中走出來,

同時也在釋放自己心中過往對威權的恐懼和反感,

於是在面對各種不同類型的”老師”時,

就能放下批判,更清明地看待:

「他也是人,也在修人世間的功課。」

 

我的責任是拿回自己的力量,也就是:

決定什麼是我該做的,什麼是我想學習的。

至於別人如何,那就不關我的事啦~~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