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時候飛翔了!

她上次來找我,大約是快二個月前。

談了一會兒,困擾她的有婚姻問題,

還有頸部緊繃僵硬,整個人都很不舒服~

 

時間有限,我問她想先處理哪個?

她說先搞定身體。

雖然我覺得婚姻問題比較根源,

但我們是第一次見面,

而且身體不舒服,說什麼也都進不去!

 

於是,我就摸到了EO史上數一數二的「硬頸」。

誇張一點說,後頸硬得跟雕塑一樣。

 

今天見面,她說上次回去後,這段時間都很好,

直到前二天才又開始有一些不舒服,

可能是知道要來找我了,趕快舉手排隊🤣

 

不過,今天她自己選擇的是:面對婚姻的課題。

可能因為身體鬆開了,不再麻痺自己了,

所以過往壓抑深藏的情緒都冒出來了,

不面對也不行。

之前的「硬頸」,

其實也是強行壓抑自己真正想說的話,

逼迫自己撐住,日積月累形成的。

 

我拿了張紙,請她寫下關於”離婚”的各種想法,好的壞的分二邊。

寫完後我問她,自己感覺如何?

她說:「寫下來才發現,壞處沒有想像得多耶?!」

 

於是,我們一一檢視那些「壞處」,

也就是心中的恐懼與陰影,

包括:對花錢的罪惡感,對沒錢的恐懼,害怕孤單,害怕不被支持…

後來發現它們來自童年家庭的一段經歷。

 

不囉嗦,直接用  OE解開情緒鎖鏈

結果反覆做了幾次,還有部份能量在體表遊移,沒有完全離開。

 

於是噴了花精之後,我開始帶冥想。

冥想中,我帶著她啄開蛋殼,探出頭來。

然後,一歩一歩破殼而出,振振翅膀,飛向天際。

飛過高山,飛過溪流,感受清涼的風,大口吸入新鮮的空氣…

飛著飛著,發現身邊有一位同伴,比翼同行。

 

結束冥想後請她回到座椅上休息,

直到我上完洗手間回來,她還處在一種激動的狀態。

 

她說:「好舒服,好自由。

可以感受到空氣通過羽毛,可以看到下方的河流,可以去到一直想去遠方。

當同伴出現,我心中的念頭是:

『你可以用你的速度慢慢飛,我可以先去看我想看的風景,

我會在那裡等你,我們不一定要總是在一起。』

當我們停下來休息,相互依偎時,也覺得前所末有的安全踏實。」


 

很多時候,當我們遇到需要抉擇,需要改變的時候,

擔心、害怕是正常的。

那是大腦為了保護我們的一種”提醒”。

這些來自於過往不愉快的經驗。

 

我們可以看著這些浮上來的記憶說:

「是的,我看見你了,謝謝你為我帶來這樣特別的經歷和學習。

現在我長大了,也學會了,你可以功成身退了。」

帶著純然的愛與感謝,送他們回到光中。

 

最後,她已經能明白當年父親的無能為力,與盡心盡力,

也對已逝的他說了好些心裡話。

而父親只說了一句:「好女兒」

摸摸她的頭,就飄走了~~

她又哭又笑地說:「他真的就是這樣的人啊~~~」


 

面對過往的創傷,我們可以有意識地:

留下智慧,讓情緒離開。
然後飛得更高,走得更遠!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