輕舞飛揚/曼陀羅初體驗

上週到烏來做風水時,

成平讓我看了一位老師的曼陀羅畫,

第一個念頭是:「·WOW ~~ 原來曼陀羅可以這樣啊?!」

而且我看到的只是畫的一小部份,更加引起我的好奇。

 

原本以為要再過好幾個月才能參加工作坊,

沒想到福至心靈地滑了滑手機,看到再過二天就有跨年場,

掙扎了一夜,還是想辦法排開既定行程,硬是擠進這班。


這三天,就像微縮人生。

靈魂在天上,看到別人的精彩分享,

於是興奮地排隊投胎到人間。

 

這顆種子(靈魂)帶著規劃好(?)的生命藍圖,

滿載宇宙的支持和祝福,

開開心心地來到人間,在全白的畫布中心,

展開自己獨一無二的人生。

 

前二天,對我來說是個痛苦的過程。

原本小心翼翼,精心創造的藍圖,

一張張地被老師抽走,只丟下一句:「允許再改變」

原本以為,只要我畫得”夠好”,就不用「重來」,

結果發現不是這樣~~

每一次我覺得:「我盡力了」,

但每一次重來之後發現,原來還可以更不一樣。

 

嗯嗯,不是更好,而是不同。

 

就像人生,沒有好壞,只是不同。

因為每一個當下,我都盡力了。

然而當我面前的畫紙重新歸零,

當我願意放下前塵舊事,

又是一個新世界在眼前,等待我去創造。

 

前面二天,其實畫得很痛苦。

每一筆都覺得不OK,總是想回頭去修改,

要不是有時間限制,我大概會修到地老天荒。

 

這不就是人生嗎?

因為生命有限,所以必需一直向前走。

那些當下覺得很糟,覺得完蛋、搞砸的部份,

到最後,我隔著一段距離再看,

它反而成了重要的基石,穩定了整幅畫的中心。

 

那些我反覆糾結的小細節,擔心被人發現的小缺點,

真的沒人會在意,只有自己在挑剔,

沒有人會閒到拿放大鏡去看我的畫(人生)。

即使有人來看,也都是看到好的部份,給予讚美,

而我要練習的是收下這些讚嘆。

 

如果真的有人閒到四處批評別人,

他應該也沒時間過好自己的人生,那該擔心的是他不是我啊~~

 


因為沒有繪畫基礎和經驗,

生怕畫不完,所以大部份時間我都埋頭苦幹。

偶爾起身倒水上廁所,看到別人家的畫都覺得好厲害…

然後就趕快再回座位,要自己更努力一點,

完全無視可愛的老師花式賣萌,努力誘拐推銷各式美味點心。

然後,她就直接送到眼前!(到底是有多怕我們餓死?)

還有大師姐私人提供三餐加點心,主辦方頂著寒風為我們買阜杭燒餅、冠軍咖啡~~

 

想想,我們身邊是不是也有這樣的角色?

準備好各種需要的物資,

時時提醒我們喝水、吃飯、上廁所,

看我們忙得抽不開身,還貼心送到面前,只差沒餵進口中。

我們是如此被用心照顧著,用愛呵護著~~

 


過去在建築界工作,習慣了電腦繪圖的精準快速,

慣性思維是:畫好一個之後,有各種指令可以複製,不滿意就重來。

但徒手畫完全不是這麼回事!

 

每一筆都長得不一樣,

對不是處女座但有完美主義的理工女來說,簡直是身心雙重折磨!(崩潰)

就像過去問了自己無數次:「到底為什麼要來地球(參加),現在後悔來得及嗎?」

冷靜後想想,都做到這裡了,再撐一下,一切都會過去的~

重點是:「我不想重新再來一次啊!」

 

我們總是看到別人光鮮亮麗,成功精彩的那一面,

直到自己親身下海,才知道飯要一口一口吃,圖要一筆一筆畫。

那些速成的表面公式,往往禁不起考驗。

 

第二天下午,我終於突破直線和圓圈的框架,

畫出一朵美美的花,老師也點頭之後,

後知後覺的我才驚恐地發現,我給自己挖了一個大坑:

「這麼寫意的花,是要怎麼複製?」

 

眼看天色漸暗,各路跨年人馬即將出閘,

來不及找出它的規律和公式,就跟老師申請提早離開,避免人潮,

同時把畫帶回家,完成線稿。

 

一路上,我都在想,怎樣才能畫得一樣?

就在洗澡時,靈光一閃:“阿哈!描圖紙”

呵呵呵~~  我真是天才!!(撥髮)

 

沐浴更衣後,開開心心翻出描圖紙,得意地開始動工。

才畫了一個,就發現事情不是憨人想得這麼簡單…

理論是對的,方法也可以,但缺少了生命力

那朵花變得虛弱(不要問畫怎麼會虛弱,這是一種意境好嗎?!)

堅持到第三朵,我就放棄這個小技倆,乖乖挑戰徒手畫。

 

也因為這個「認份放棄」,我真正接受了老師的一句話:

「妳的手伸出來,五根手指頭都不一樣,要一樣用電腦畫就好了」


如果,我是一顆種子,
落在這片金光大地上,
透過鑽石般的語言,
我想支持身邊的人,
映照出他的本質,
開出他獨一無二的生命之花。

 

寫到這裡才發現,

本以為自己孤僻,不擅與人交流,

原來我是以這種方式與外界互動啊~~

 

果然這幅畫太適合放在工作室了,完美!

第一天到第二天,

我都還在過去的框架中,

還在種子堅硬的外殼裡,在溫暖的土壤裡。

很安全,但也壓抑。

 

直到第三天早上,我仍在擔心,這樣的圖案要怎麼配色?

如果上色技巧不好,那些獨特可能會變成凌亂。

結果老師一句話就解決了,它變成五彩的花朵。

 

終於,我開始享受到畫畫的樂趣,

開始玩各種色彩的搭配組合,完全不擔心它們長得不一樣。

 

不一樣,才正常!

 

原來我真的很不喜歡死板的規矩啊~~

 

最後一定要說,我覺得Minaki老師真的超厲害。

不只是繪畫技巧,她可以精準地看見本質,

快速協助把我自己都還不清楚的部份呈現出來。

總是適時地尊重與打擊….  咳,是當頭棒喝!

一句很簡單平常的話,硄地一下就解開封印。

 

其實,這幅畫還沒完成,

但我卻迫不及待地換下原本的水晶宇宙圖。

它的階段性任務已完成,

這幅「輕舞飛揚」,的確更適合現在和未來的我。

 

即使還有一些待補的細節,

已經可以欣然接受這個未完成的我。

 

不是不完整,只是未完成。

還有無限的發展空間,

畢竟我還活著嘛~~ ^_____^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