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嚴以律己」,真的不好嗎?

她準時進門後,就自動自發地準備去換衣服做EO。

我請她莫急,先坐會兒,喘口氣。

「妳今天想處理什麼呢?」

「我覺得全身能量都卡住了… 可以清理或打通嗎?」

 

這些年學會的,

就是不正面回答問題,

因為那往往不是真正的問題。

 

聊了一會兒,給了她一張白紙,

請她寫下關於自己的一些詞句,好的壞的分二邊。

因為這些自省自覺的話語,在腦袋裡很容易鬼打牆,

寫下來,看得見,更容易找到出路。

 

在紙上,壞的那一邊,有「嚴以律己」、不敢表達真實的自己….

好的那一邊,有溫柔、樂於傾聽、善解人意、幫助弱勢…

(其實她寫的,壞比好的多,但我習慣看見並記得美好~  ^_^)

 

我問她,如果妳可以刪去這張紙上的字句,

也就是除去妳不喜歡的部份,妳會擦掉哪些?

 

這問題很蠢對嗎?

她跟大多數人的反應一樣,

當然是把壞的那一邊統統消滅啊~

 

「嗯,那這樣一來,妳會很危險喲~~」

見她”中計”,順勢把坑再挖大一點…

 

她也很配合地給了驚訝的回應:「怎麼會?」

 

「當妳失去了自制、理性,留下滿滿的溫柔與樂於助人,

看到路邊有人好可憐,就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財物統統給他,

自己沒衣服穿,回不了家,這樣真的比較好嗎?」

 

聰慧如她,很快就明白我的意思。


在做了OE(解開情緒鎖鏈)之後,

這能量依然盤踞不去。

 

因為,所有的人事物,都有一體多面。

那長久以來壓制自己到無法呼吸,欲除之而後快的「嚴以律己」,

在過去為你帶來的幫助、好處,

為你贏得的美好生活與工作,隨著時間過去,被無視了,被遺忘了。

換成是你,被用完即丟,會甘心嗎?

 

於是我請她向「嚴以律己」的自己頂禮。

雜夾著感謝和憤怒的情緒,她跟嚴格的那個自己說話。

那個理性自持的面具終於破裂,

長久累積的眼淚終於落下…

 

要清理舊的能量,有時得先看清楚那是什麼。

如果不分清紅皂白就一律殺無赦,那跟抗生素有什麼差別?

 

在承認「嚴以律己」的功勞,跟自己”和解“之後,

她不自覺地轉動肩膀,那正是之前「嚴以律己」待的地方…

當它被看見,被接受,而不是一味地擔起所有的罪名,

就可以快快樂樂地結束它的任務了。

 

後來我們還是做了EO,協助能量整合與流動。

過程中也証實了:大部份的能量都卡在腦袋。

 


 

私人訂製/能量調癒的意思,就是不侷限在某一種療癒方法。

 

也許你是被某一篇文章吸引,然後找到我,

但如果你願意信任,

我相信我可以提供更適合你的方式,處理你的問題。

這個方式可能是我會的,還沒寫出來,所以不在“菜單”上,

也可能在我們相遇之前還不存在,所以也不在我腦海裡。

 

曾經,我也是會拿很多條條框框,

很多的應該/不應該綑住自己,

然後就像上面那位個案一樣,壓抑到無法呼吸~

 

對我來說,提供「私人訂製」也是一種對自己的”鬆綁”。

也願這樣的自由與彈性,透過文字或面對面的接觸,傳遞給你~~

 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