疫情隨想-1

當憤怒到了極點,有時反而會冷靜下來。

不想被無力感淹沒,就會想想自己能做些什麼?

對於那些不知如何描述的”人形生物”,
我能怎麼做呢?

我願意且能做的,是送光給所有面對生物的人們,支持他們做他們認為對的。

然後,把光送給「所有需要光」的人。

最後,就剩下那些讓我生氣的生物了。

回頭想想,我都可以為桌椅做風水了,應該也可以為他們做些什麼吧?

一想到多送些光給他們,可以幫助他們快快回到天堂,結束這一場恐怖大片,心裡就甘願很多,甚至有些小興奮呢!

黑暗最討厭的就是光。
(其實最需要的也是光)

再想起,當我在做療癒時,
面對個案浮現的各種層面的黑暗時,
會自然地抽離,以不同的眼光看待,
所以可以用愛打包它,消融它,把它送回光中,送到天堂。

如果用相同的模式和思路對待那些”人形生物”,
對我來說就容易多了。

PS:病毒是無辜的…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