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在我之內/蛻變森林/曼陀羅

第二次畫曼陀羅,跟第一次的…..  截然不同。

….  代表的是一言難盡的辛苦,但現在已經想不起來了。

詳見(輕舞飛揚/曼陀羅初體驗)

 

跟生小孩一樣,

陣痛時指天罵地,生完很快就忘記,(不然人類早絕種啦!)

甚至還期待著第二胎!

 

雖然我其實只生了一隻,

但真的非常期待生出第二幅曼陀羅。

應該說,期待在山林中作畫,

而四天的經驗也毫不辜負我的期待。

 

主辦單位 帕蘿概念美學  不只用心地準備豐盛的點心,

各種防疫工作依然保持優雅的美麗,絲毫沒有不適感,

也因為學員們相互熟識,努力作畫之餘,還不時搞笑,無比歡樂~

 

跟在城市中畫畫不同,

在山林中的冥想,直接連結天地,

沒有水泥阻隔,也沒有擁擠人群,

於是冥想畫面出現得很快,線索清晰,感受深刻。

我才說二句,老師直接就能感受到我的「精靈世界」。

 

不管上什麼課,我都覺得帶領人非常重要。

 

雖然我說過好多次了,

但真的超級佩服 Minaki 老師的功力,

她總是能看見我們自己都沒發現的潛力,

同時帶我們把它呈現出來。

 

當然,如果那是傷口,是關卡,

她也堅定地逼你面對,陪你穿越。

 

這是我特別受到吸引的原因。

每一幅畫,都是一次深度靈魂探索。

真的超級推薦!!!

 

向來很不喜歡那種「一生一定要….」的推薦話術,

但 Minaki 老師的靜心曼陀羅課,是目前為止我願意強力推薦的:

「請一生至少為自己畫一幅曼陀羅」


好啦~

終於要開始說說這次的心得了。

 

一句話,就是「愉快」。

從冥想開始,各種畫面、元素就很清晰、豐富,

最大的障礙是放掉僵硬的線條。

做了十幾年的建築繪圖,習慣了有尺寸有規範的幾何圖形,

而且完全沒有素描或繪畫基礎,

一下子要畫不規則的物品,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。

幸運的是,第一天我們在戶外發想、打稿,

抬眼就能看見樹,伸手就能摸到花,

在能量上與大樹合一,畫起來似乎也沒那麼困難了。

但是,第一天反覆練習的樹,

努力讓手抖得自然又不走鐘還要在範圍裡的樹,

清晨起來趕工嘔心瀝血畫完三顆長得差不多的樹,

 

老師大筆一揮,就這樣沈入黑暗之中,

沒了!

是 真 的 沒 了 ,

被一大坨的黑黑綠綠塗好塗滿了。

 

深吸了口氣,看了她一眼。

嗯,好吧!

人生嘛~~

就當砍掉重鍊唄。

反正老師在,她會負責。(難得我這麼灑脫啊~)

找來白色鉛筆,在黑暗中重新找到中心、定位,

重新把樹再長出來。

原本準備好的工程筆和磨蕊器也用不上了,

鼓起勇氣挑戰用刀片削鉛筆,發現也沒那麼難嘛~

三兩下就 get 一個新技能,真是忍不住為自己拍拍手!

為了要有立體感,

樹幹部份擠上了厚厚的顏料,吹乾,

再上一層,再吹乾。

一天就這樣過去了~

花得最多時間是在等待。

 

生活中,我並不是一個有耐心的人,

想到什麼就立刻要去做,做了就想快快看到成果。

 

習慣了效率、快速,

當我發現,一天中有半天啥事都不能幹,只能拿著吹風機傻等,

其實會有些焦慮和不安。

覺得:「這樣真的可以嗎?」

「我是不是該做些什麼?」

「畫了半天才四顆樹,那些細節怎麼辦? 會不會畫不完?」

「大家都好認真,我是不是太輕鬆了?」

「我是不是在浪費時間?」

 

跟上次不同,

這次的自我批判聲音很小,也很快就過去。

當厚實的樹幹成形後,覺得一切的等待都是值得,且重要的。

 

開心沒二秒,老師又來出功課了。

這次要拿黑筆描出陰影。

 

我再次深吸一口氣,內心哀嚎:

「可以不要嗎? 我不會畫陰影啊~~  我不想毀了美美的樹啊啊啊~」

 

心裡抖歸抖,現實還是要面對。

畫著畫著,居然也畫上癮了。

上了陰影之後,感覺果然更立體,更鮮活。

老師問要不要請助教來幫忙,我婉拒了。

這麼好玩的事,當然是自己來啊!

 

「有黑暗才看得見光」是頭腦的知識,

但實際的體驗和感受又是另一回事。

 

人們大多很害怕黑暗,

因為害怕再也看不見光,回不了家。

一旦發現光原來就在自己之內,不可能遺失,

發現宇宙就是自己的家,從未離開,

那份擔心、害怕自然就消失了。

 

(未完待續)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