畫由心生/蛻變森林/曼陀羅

通常,在需要全身心專注和放鬆的時候,

我會把頭髮全放下來,連辮子都不綁,

不想給自己任何一點壓力和束縛,可以感官全開。

所以整天就披頭散髮地晃來晃去。

 

在長樹枝的時候,鄰桌同學忍不住跟我說,

妳的樹好像妳的頭髮哦~~

咦?

好像是耶!

 

記得老師說,樹是很有禮貌的,

枝幹彼此之間相互會讓出合適的空間,

不爭不搶不打架(太像我的性格了)。

而這二天我的自然捲也特別聽話,稱不上柔順但很少糾結。

 

從樹枝到樹葉,空前的順手,

第一次體會到輕鬆愉快的創作感。

重點是:

老師點頭

老師點頭

老師點頭

 

然後再一次發現,

我以前好擔心「做錯」,好擔心不符合標準,好擔心別人不滿意,

所以把自己困得動彈不得。

 

生平第一次感受到「自信」,

是七年前第一次把手放在個案身上做療癒,

當下明白:對了!這就是我。

是我的天賦,是我該做的事。

想不到畫畫竟然也可以!

 

老師說,這種感覺就對了,

朝這個方向發展,這就是妳。

 

老師的話很簡短,但我有聽懂。


在冥想筆記中,有一句話是:

「允許我成為自己,

陪伴他人成為他自己。」

 

相較這次的自然生長,

第一幅的曼陀羅像是硬擠出來的,

努力把一些零碎的圖形勉強湊在一起,編織意義。

從堅硬的幾何圖形,慢慢長出柔軟的花朵和火焰,

這一次,才是真正從心出發的畫。

當然,這是過程,

而且是很重要的過程。

是走向真實自我的過程。

 

一直以來我的學習,都是在「成為自己」

包括療癒工作,也是在陪伴個案「成為他自己」。

當我們突破了世俗的標準和框架,

順心而行,就是在做真實的自己。

 

最後一天在團體分享時,有同學發現,

只有我的畫,幾乎沒有「界限」,

 

當每個人都能回到自己,從心出發,從愛出發,

即使沒有規範,沒有界線,依然和諧流動~

這也很符合冥想中收到的「無相之相」。

 

認真說,覺得這要歸功於這幾年 EO能量整復 的修鍊。

每一次的療癒,都要先回到自己的中心,回到合一的穩定,

於是可以不受限於物質肉身,同時碰觸到內臟和靈魂。

 

 

第三天,本想快快樂樂地填上滿樹櫻花,

但老師的一句:「妳的蝴蝶咧?」(是要不要記性這麼好啊?)

我整天基本就是跟蝴蝶槓上了。

上網找了各種美美的照片、可愛的圖片,老師都感覺不對。

要透明的,要側面的,還要會飛的…

呃 …  這形容怎麼覺得好眼熟….

不正是我網站的Logo嗎?

幾年前為了做網站買下的圖片,老師一看就說:對!

………

只能說,我其實很瞭解自己嘛~

早就做好準備了呀!

 

老師很好心地示範了一隻後,丟下茫然無助的我就走了!

望著她的背影,只好第N次深呼吸,

再第N次起身吃零食壓壓驚,

再第N次認份回來挑戰自己的極限。

從樹到蝴蝶,這些看似自然輕盈的背後,

是無數的擦掉重畫。

 

當我們看到那些高人們舉重若輕的自信,

前輩們信手拈來的自在,無比欽羨,

但看不見的背後是無數次的練習、練習和練習。

(但我還是覺得在自己的天賦基礎上練習,會事半功倍)

最後一天,大家都在趕工,

我卻無所事事地繼續晃來晃去,有點罪惡感…

很想問問老師:我現在還能做什麼嗎?

但我的成品在老師的幫忙下,完成度已經很高了,

實在不忍心把她從同學那裡搶過來~ (你看,不爭不搶,有木有~~)

決定回家再自己慢慢”開花結果”。

 

是說老師也太相信我這個畫畫小白了,放任我自由發揮,

是覺得幾朵小花,幾顆橘子沒什麼毀滅性嗎?

 

(未完待續~~)

 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