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自己的靈媒/本能療癒

「本能療癒工作坊」最大的特點,

大概就是,不斷逼你往內走。

 

你會開始學習自問自答,

開始聆聽自己,

開始信任自己,

開始自己通自己的靈。

 

你不得不,

因為從我這裡得不到答案。


剛開始沒多久,在我遞衛生紙提醒她擤鼻涕時,

她就幽幽地冒出了一句:「今天我好像會比較脆弱。」

(哇~ 這內在療癒師也太好,還有精彩預告的啊?!)

 

進行一段時間之後,

她說:「手臂好累好酸啊~~ 而且好奇怪,明明我是右撇子,但為什麼最酸的是左手??」

 

我沒有回答,而是請她問自己的身體。

然後她無奈地爆笑出來:「因為右邊麻痺了!」

哈!

我無法給出更好的答案了!

只能打從心底同意,因為我也有類似的經驗~


因為疫情關係,團體工作坊成了一對一的家教班,

於是我也不照流程走(是說我什麼時候有流程了?!),

每一次都是:「問問妳的身體,現在哪裡想要被看見,被照顧?」

 

她很驚訝地發現,下一個竟然不是大小腸,而是直腸。

因為她的消化不好,一直以為是大小腸的問題。

 

所以我說,為什麼要相信身體?

不然就會一直鬼打牆。

因為「直腸」對她來說一直只是個“名詞”,上一次見到它應該是在教科書上。

 

世上最遙遠的距離就是:

我一直在你身體裡,你卻收不到我的訊息。

 

我們拆解了1:1的人體內臟模型,

找到了直腸的位置,然後跟他對話:

「沒事,我可以」

「沒事,我可以」

「沒事,我可以」

直腸只是不斷壯烈地重覆這句話。

(一種在戰場上,明明已經被插了幾百支箭,還堅強地掩護隊友前進,自己斷後的畫面)

 

她說:「這好像我會說的話啊~~」

嗯哼~~  我也這麼覺得。

雖然我們生活中不熟,但就覺得她是會講這種話的人。

 

我們沒有繼續探討“為什麼?”“怎麼辦”,因為那又會回到頭腦。

而是繼續回到身體,讓本能運作。

 

過程中,她不斷打呵欠,

許多深層的,不知名的疲勞與壓抑浮現並釋放。


休息過後,我再次請她問問下一站是哪裡?

這次,我們來到胃。

 

「不是發炎,是結晶」這是胃的回答。

 

她提到之前一直以為是發炎,還有某老師說這是”胃咳”,

然而胃本人給出了我們都沒想過的答案:結晶。

她還確認了一下:是結石還是結晶?

胃很肯定地說:「是結晶。因為過去吞下了太多不適合的情緒。」

 

我很喜歡這種,由個案自己說出答案的方式。

第一,我不用擔心自己的知識/常識不足(重點是肯定不足啊~~)

第二,我不用擔心摻入自己的主觀意見,或受限於個人經驗。

第三,也是最重要的:不用解釋!

 

因為,當個案在問自己的身體,

也就是在問自己的高我,內在的神性,完整的靈魂。

(希望你不會覺得跳太快,現在不想解釋那麼多)

 

當我們接收到高次元的答案,那不是線性的,而是一整坨的能量。

就像在通靈,或是接收能量一樣,超越文字的侷限,

能有個代表的字句就很不錯了。

 

通靈傳訊是要把一整坨的能量排序成有邏輯的文字,方便傳遞,讓別人能理解,

但最完整的絕對是本人直接接收能量。

現在既然本人都接收了,自然不需要我的翻譯和解釋了。

 

所以,與其說帶領或教導,其實我只是提醒與陪伴。

真正在工作的,是她自己;

真正全知全能的,是她內在的神性/高我。

 

哦~ 對了,我還負責鞭策監工,防止她半路落跑。

 

因為過程中發現她會答非所問,數度試圖轉移焦點,甚至想提早下課!

當然都被我微笑著拖回來繼續面對。

(好喜歡我的工作啊!!!虐人不見血還會被感謝~)

 


療癒,是每個人與生俱來的本能;

我們要做的只是放下頭腦的限制與懷疑,

回到當下,回到自己,跟自己的身體、內在的神性合作,

當然,你也可以說是自己通自己的高靈,當自己的靈媒。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