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身心靈實踐館】一視同仁的,應是尊重,而非控制

這事說來話長….

但我記不得細節,盡量概述。

 

有個孩子年幼時生病送醫, 結果腦部受損,

身體長大了,心智各方面卻跟不上。

父母的不容易,可想而知。

 

年前他有一次嚴重的發作,

嚴重到不想再接觸西醫的父母不得不送急診,

還進了加護病房。

 

但經歷過十年前的惡夢,

父母這次堅持不插管,

待孩子意識回復後立刻出院。

 

過程中媽媽跟我連絡,

除了送光,我給出的建議是:

「願意的話,可以試試:

在內在向醫生頂禮,

謝謝他盡力想救人的心。

向西醫頂禮,

謝謝它帶給我們一些希望。

 

愈抗拒的,愈強烈。

試著看見那些我們“討厭的、

抗拒的人事物”其他的面向。

 

我自己一向盡量不吃藥,不看醫生,

但如果我手斷了, 還是會請求西醫的幫助。

(畢竟我還沒有到達可以自己接骨的境界和勇氣。)

 

這不是要妳接受什麼侵入治療,

而是在心中放下對抗與憤恨。

它才有可能真正離開。」

 

這大約是一個月前的事,孩子也早就出院了。

昨天媽媽來做靜心小茶燭,

談起孩子進歩了很多,

我們也討論接下來可以做什麼。

 

我曾建議,

把他當成新生的孩子,

甚至可以玩玩”抓週”。

 

因為幾次在為他做EO的過程中,

發現他是可以溝通的,

也會像小寶寶一樣直接地表達愛與親密。

而且對某些事有自己的執著,

就像褲管要整齊,拉鏈要拉好,喜歡毛絨絨的東西….

 

如果可以從中發現他的喜好和天賦,

為他內在的能量和情緒找到出口,

或許可以減少一些突然的爆發。

 

然後談起這些年對他的教養方式。

父母對他是比較寬鬆的,只要安全就行。

但協助照顧的姑姑比較嚴厲,

堅持對待他像一般的孩子一樣。

 

嗯,“像一般的孩子一樣對待”, 聽起來很合理。

但我的觀點是:

我以「尊重」去對待每個孩子,

而不是用同一套標準去「控制」每個孩子。

尊重每個人的差異性,因才施教,

而不是要求每個人都要依我的方式生活。

 

每個人都有自己天生不同的性格與特質,

大部份人都能被”教好”,

是我們的忍耐度高,

且有足夠的彈性可以適應不同大人的不同標準。

 

可以,不代表那是對的!

 

現在許多孩子,

就是來打破舊世代的觀念。

 

而新世代的父母,

需要扛起這個責任,

頂住這個衝突。

 

這是對孩子的保護,
也是對自己的救贖。

 

我們每一次對現有體制的反抗,

都是在為過去無助的內在小孩發聲。

即使是正常發育的孩子,也是一樣:

明確給出規則,

並堅持底線,

說到做到,

孩子才不會無所適從。

 

同時在日常生活中觀察,

找出他的天賦,協助發展。

 

成人也是一樣。

 

蓋洛普公司經200萬人調查後,

歸納出發現優勢的方法:

1. 最渴望的事
2. 學得最快的
3. 最滿意的事

 

愈小的孩子愈準。

 

因為成人經過太多的學習和社會化,

可能都被遺忘或隱藏了…

或是好像有點感覺,但沒有信心。

 

那怎麼辦?

 

下集待續~~

 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