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己說的才是正解/拿回自己的力量

Case 1:
才過了一個年,
她的身體就從頭卡到腳。
連膝蓋都有個跌到的淤青。

用EO能量整復幫她調整完後,
提醒這位同時也是EO學員的個案,
多多把EO應用在自己的生活中,照顧自己。

例如淤青,可以把手放在膝蓋上,
不動也沒關係(因為膝蓋是進階的課程),
就是讓能量流入,陪伴自己就好,不用特別做什麼。

然後她突然發現:
「對耶!
我不只是忘了用EO,
甚至都沒好好陪伴自己。」

短短的一句話,
但我知道她真的「知道」了,
是全身細胞會開始去做的那種「知道」。

生活中,我們都不只是自己,
同時也是別人的子女、父母、員工、老闆…

這些無法忽略的身份、責任,
往往讓我們忽略了自己。

要愛自己,好好照顧自己,
這些不是不懂,
只是習慣了把自己的需求放到最後。
但那時電力早就透支了,累垮了…

所以需要更有意識地調整思維,改變習慣。

而這些由別人口中提醒,說100遍都是過耳東風;
只有從自己口中說出來,只要一次就是當頭棒喝。

妙的是,
這棒子是你自己帶的,頭也是你自己敲的。

不只一次,
個案恍然大悟地說出一句話,
整個人豁然開朗,靈台一片清明~~
然後才想到,那句話我之前已經跟他說N次。
(本人已放棄翻白眼,此生有悟到就好~)

這是為什麼後來我不喜歡直接給答案,
而是陪著他看見內在已經存在的答案。

很多人找「老師」「靈媒」,
都是想要一個答案。

我不是靈媒,不會幫你通靈觀落陰;
也不是老師,不會帶著你1234套公式。

我比較像是一個陪練員,
從旁觀者的角度看見你的盲區,
陪著你放掉不再需要的負擔,
鼓勵你長出自己獨特的樣子。

斷口直斷看起來很帥,但也很危險。

我無德無能背負別人的人生,
你也最好不要把命交給別人。

 

 

Case 2

她對能量很敏感,
當我在解說皮紋的時候,
同時她身上各個不同部位會有各種不同反應。
有些是鬆開了,有些是咔一下…
談到某個與人爭執的往事時,右耳突然咻地一下,通了!

這些都是過往累積的阻塞:
那些與生俱來的好奇,
那些不被理解的創意,
還有更多硬生生吞回來的能量,
它們會卡在我們的身體、氣場的任何部位。

我很難給出一個對照表,
速查哪裡不舒服就是什麼問題。
因為人體太奧妙,靈魂太浩瀚,
駑鈍如我真的無法簡單歸類。
太多太多的例外,每一個都應該被敬重。

所以我喜歡透過各種方式,找到隱藏彩蛋。

每個療癒都好像一場全新的密室逃脫遊戲
要打開全身的感官去觀察和傾聽,
找到奇怪的地方,讓它變成順暢,
然後門就會打開了~~

在結束之時,
她說之前有位大姐跟她說過,
她這輩子的功課就是合作與臣服。
所以她努力融入團體,學習與他人合作。
但現在她忽然覺得,
其實她要做的是跟自己合作,
善用自己的天賦與直覺,做想要做的事。

哇噢~~

此言一出,我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!
這答案太完美了!
我都沒想到啊!!!

原本我還想唸她:
別人說的不一定是對的~
剛才講了半天皮紋說妳是獨立型是都白講了嗎?

幸好,我沒有打斷她(擦汗),
因為明白她需要靠說話來疏理能量和思路。

以前她的內在小劇場都是不斷地打架、對抗,活得好累~~
而現在她終於停下來,看看自己,
接納自己不同面向和特質,
攜手合作完成靈魂的渴望。

這不就是傳說的的身心靈合一嗎?!
(雖然不太想用這個詞,因為早被說爛了~ 但它是事實…)

我們覺得「身心靈合一」很難,
是因為所有學到的都是「別人的經驗」,
但那不見得適合每個人。
只有親自摸索和闖盪,
才真正是自己的江湖。


Homa Ri 私人訂製/牛年專案 :一年內5次的一對一個別調癒

如果你不方便參加一對一的個案,但想學著自己找答案,
也可以參加 身心靈實踐館 的  「自在人生36計」線上課程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