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要拿別人的地圖,行走自己的國度

快二年不見,她買了房子,也開了第三間店。

認識她應該超過6年吧?

記得那時她心心念念要考一張重要的執照。
雖然我努力明示暗示:「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道路,妳想做的事,其實不需要執照就能做得很好。」

她也知道,也有解決辦法,但心中總是放不下。

這次來,是終於準備好面對心中的”佛地魔“ ── 那個一直都知道,但一直無法處理,甚至說不出名字,只能用”那個”來稱呼的議題。

「嗯~ 如果願意的話,可以多說一些嗎?」對於心中最深的恐懼,慢慢靠近是比較安全保險的。

「是我的無價值感吧!最近所有的事都在逼我面對它。」終於說出來了,沒有她想像中的困難。

「年中時我甚至又立志要去考執照,但堅持不到一個月又熄火了…」

「然後就遇到現在這第三家店,用一種很神奇的方式出現。」

「對面”權威者“者的賞識與信任,我的不自信又出來了…」

….

原本她想藉由”皮紋”來更了解自己,我工具都準備好了,但聽她說完,決定改成用 OE  來釋放這個”頭腦知道但做不到”的問題。

是說,這個問題真的很深很大,一開始甚至連我都無法碰觸。
於是我請她在內在持續唱誦OM Namah Shivaya ,然後才能一層一層清理。

她說,剛剛不斷出現一句話:「他們不是我殺的。」

我也明顯感受到需要做蓮花療癒中 肝的業力釋放(她自己指出的情緒位置也正好在肝)。

從個人業力、家族業力到國家業力,逐一平衡消融之後,再用EO檢查一遍,發現手停在太陽神經叢和臍輪中間,不完全是胃也不完全是腸的位置,我無法歸類那在那裡,是什麼器官,只知道那裡需要處理,然後就直覺用了沒人教過的震動方式釋放它,直到全身的光能流動且擴展。

後來她說,最記得的是在過程中,她突然覺得自己有三尺高!

她有很強烈的療癒師特質,同時也有深刻的療癒師創傷

她因此做過多次回溯,嘗試各種癒療,頭腦也知道那不是她的錯,但心中那道坎就是過不去,於是極力隱藏,甚至刻意忽略自身獨特的能力,想用世俗的專業身份來掩護那“怪力亂神”的天賦。

然而或許這正是她此生的功課:靈性出櫃

她開放心胸做各種嘗試和學習,家裡和店面勤做煙供,也跟著供了好幾個龍王寶瓶。

這些年的努力,讓她一點一點接受自己的與眾不同,一次次突破心中的恐懼。

從打烊後偷偷”作法”,到現在可以大方地清場做風水,也算是靈性出櫃了。

她沒有走前輩們的道路,而是莫名其妙地走出自己的路。

 

其實她的故事很精彩,但我不想寫那麼細,因為是個人隱私。

我想分享的是:
不要拿別人的地圖,行走自己的國度。

如果依著她”前輩”的成功之道,專業執照是必需的。

但是,
會考試的人不一定會做事,
很多有執照的人並沒有開業的能力。

重點是,她的天賦不讓她走尋常路。

她以傳統醫學為基礎,加上各種自然療法,還有與生俱來的特殊能力,融合成自己獨特的事業。

過程中最辛苦的其實是克服自己的”心魔“,承認並接受自己的與眾不同。

前面說到那個奇妙的能量卡點,現在描寫時覺得像是某種”封印”,不在我們頭腦認知的維度,也不是用已知的方式解開。

我的感知和做法,就只是呈現她的狀態。

天賦很難解釋,但很好解決。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