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息之氣~

我兒安息前最後一句話是:「妳 有 毒 …」

明明只是陪他吃早餐,
蛋餅的澱粉讓我昏昏欲睡,
所以爬回床上小瞇一下。

結果原本在滑手機的傢伙,
被我的安祥之氣感染,
一分鐘就棄械投降,
跟著沈沈睡去😴😴😴

怪我囉? 😤

有人要贊助我開安眠館嗎?
不用裝潢,只要有床,
嗯,當然還有我 🤣🤣🤣

兒子的首投

前幾天,我娘在電視購物買了一床膠原蛋白棉被,
覺得很讚,就多買了二床給我和她愛孫。

上個月,我在服飾店買了一件套頭棉衫,
覺得很舒服,就趁兒子來時問他要不要,準備多買幾件。

棉被和衣服,都被少爺無差別地拒絕了。

唯一的差別是,
我娘很失望,因為已經買了。
我覺得無所謂,因為本來就只買了一件給自己。

這二者的出發心,都是愛,但結果和心情大不同。

前者少了「尊重」,先買了再說,
認定別人應該接受她的好意,
所有的詢問都只是表面上的形式,走個過場,
沒有真正接受「不」的答案。

而我即使算是家裡跟少爺最親近,最了解的人,
也摸不清他善變的品味和當下的需求。
所以幫他買東西時都要經過他同意,免得買回來變垃圾。

週五晚上他考完試直接過來,準備第二天投票。
這是他的第一次。

他問我要投誰?

我簡單說了自己的想法,也沒有特別拉票什麼的,
然後跟他一起看選舉公報(之前根本都沒打開)。

我們認真翻了半天,竟然沒有總統的政見?
好吧,我們都看了發表會的”精華版”,過!

然後是政黨。
他看了看就說:「民進黨的看起來都是在喊口號,好空洞。」
我本來還想說這樣太偏頗太草率了
當我拿過來看時,
轉頭對他說:「我懂你的意思了!」
「是不是~~」他很高興遇到知音。

很慶幸他唸的是哲學,學習思辨,而不是盲從。

當然,一張紙上的幾句話,不能代表全部,
但如果這樣一個機會都不能好好表達,用心把握,
我們還能期待什麼呢?

我想,這就是老中青三代的不同。

老人家活在過去,
年輕人活在當下,
我們夾在中間~

但我很驕傲地說,
我為年輕人扛住了一些壓力,
於是他可以做自己。

也因為我努力尊重他,
他也在各方面展現尊重和貼心。

尊重,是實際的行動,而不是標語。

尊重,也不只在二人之間,自己高興就好,
而是不傷害他人的感受和權益。

台灣人溫和善良,同時也有智慧和民主。
(幸好投胎有看準,可能這輩子的方向感扣打都用在這裡了!)

PS:在選立委時,因為都不認識,他的篩選指標第一項是“面相”。我說那個…. 你們科系教得會不會太廣了點

愛,天然的最好

我跟兒子是貨真價實的”生命共同體”。

我休息時,他活蹦亂跳。
他睡覺時,我精神百倍;
反正同時間只有一個人能保持清醒。

我瘋狂亂吃時,他連水都不喝;
他零食不離手時,我沒有一點食慾。
彷彿共用一套腸胃的連體嬰。
(但他一如既往的瘦,我也堅定不移的肉,這才是最悲催的😭

對了,腦子有時也是相通的。
開腦洞胡說八道時30秒可以編出一套漫畫,演一台相聲。
懶得說話時互瞄一眼,就可以完成必要的交流。

最後厭世母子檔的共識是:二人不能同住,不然會頹廢至死😅

可能有些人會很羨慕我們關係好,
但這背後有一個很大的前題,
是我一次次提醒自己:「沒有要求」。

不要求他用功讀書,只要成績自己能接受。

不要求他成為“有用的人”,只要不傷害別人。

不要求他飛黃騰達,只要能養活自己。

當年懷孕初期有很大的水瘤,一不小心就會GG;
中期檢查報告的唐氏症指數很高,要做羊膜穿刺;
後期妊娠毒血,要立刻住院催生;
但我的骨盆太窄,產程太長,生了24小時還差點吃全餐;
生出來小小隻不說,還多了一根手指頭… (六指琴魔再世?)

整個過程,真的想不到什麼未來要出人頭地,
一心只希望他手腳健全,健康就好。

我想,很多父母也是這樣想的吧?!

但什麼時候開始,這個”初心”變了?

我們的”野心”愈來愈大!

要他健康、聰明、聽話。
在校成績要好,在家孝順乖巧,職場平歩青雲。
年紀小不能談戀愛,年紀到了要成家立業。

請問,我們自己哪一樣做到了???

我總覺得,
自己做不到的,不該要求別人,因為沒資格。
自己做得到的,也不該要求別人,因為他不是我。

看著他光明正大地在家耍廢,
偶爾興起一種:「振作啊~~孩紙~~」的心情,
但想想,反正黑臉有他爹,一個抵十個,
我就省省吧!
幫他保留一塊可以好好休息的”淨土”。

他的未來想要長成什麼樣子,由他自己決定。
別人的期待和意見,也許是助力,也許是阻力。
壓力可能讓人成長,也可能讓人受傷。

雖然明知以他的聰明才智,可以做到的遠不止於此。
但是,人生真的有必要這麼努力嗎?

回想初衷:
「好好活著,不造成社會的負擔」,
我就算盡了當娘的責任了。

所以,
我只負責活好我自己,不給期待,
這是我給出最好的愛吧~

其實,也因為我的沒有期待,
他的表現卻超乎期待。

而我要警惕的是:時刻保持初心,放掉期待。

PS:生產從來不是容易的事,但是父母自己選擇要生的。
所以也請不要拿這種事去告誡孩子要孝順。

天然的愛,不需要情感勒索。

好好愛他,他本來就是愛你的。

長得比問題更大,就行了!

覺得心臟愈來愈大顆了。
才動念決定台中工作室要搬家,不到半個月就搞定。
打包裝箱、跟房東換約、部份物品歸還朋友,部份搬到倉庫暫放…. 24小時內完成,除了佩服自己,也感謝各路朋友大力幫忙。

同時,緊接著的課程也出現各種突發情況。

事情一件接一件,
但我卻沒有以往該有的“正常”情緒起伏。
就只是:「哦! 那接下來可以怎麼處理?」

這是一直嚮往的「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」的境界,
不太習慣,但很可以~ 🙂

雖然新場地還沒出現,但也不著急,
因為不想將就。

雖然課程問題仍在,但也不是不能處理,
因為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。

昨天朋友問起 Kalu Schreiber 的 #消融舊腦 才想起,
這樣的穩定,可能是它的功勞。

沒有了「應該/不應該」這些頭腦的舊架構,
心境平和穩定很多。

沒有人應該,或不應該對我如何如何,
沒有人欠我什麼,而我也努力不欠人什麼,
沒有人該對我負責,我也不把別人扛在肩上。

世事無常,也許幾天後我不在人世,
那我的”失約”是不是可以被原諒?

最近很沒有”時間感”,
把每一天當成最後一天,
做所有能做的,寫所有想說的。

總是問自己,這問題想提醒我什麼?

突來的疫情,再次看見自己對生死是否執著?
突來的事件,再次看見自己是否學會劃清界線?
突來的念頭,再次看見自己是否對每個決定負責?

很開心面對自己的不完美,
很開心學習接受別人的幫助。
很開心我把自己長得比問題更大,所以煩惱就小了。

很開心,我有進歩。

PS1:消融舊腦是Kalu 的個人核心技能,她三月中來台,可預約個案。

PS2:昨天在搬家空檔跟朋友發現的 #無框架甜點,真是要不要這麼貼切啊~ 外頭那一層不是玻璃罩,是可以吃的糖。要移開它,才能吃到裡面豐富層次的點心。
想想,我們是不是也都有著一層透明但堅硬的框架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