沒事了,哭吧!!

中午休息時,突然感到一股好深的悲傷和心酸…

沒來由,沒預警,一波一波地…

 

我一面看著影片,一面試著釐清這是哪兒來的?

手上的筆電正播放著輕鬆的戲劇,雖不至爆笑,但也沒有那麼悲慘吧?!

早上個案的部份也解決了,是笑著離開的呀?!

我自己的嗎?  也不是啊~~

 

上一次這麼強烈的情緒波動是今年的911,那次真是嚇到我了。

好端端躺在床上,竟然有種莫名想要自殘的衝動,

後來才發現是接收到紀念911人們的集體能量影響。

之後就深刻自我檢討,要節制能量場的敞開。

 

快速過濾了各種可能性,應該是下午個案的能量吧…

 

是說,還有二個小時,有必要現在出來嗎? (翻白眼)

 

好吧,後來事實証明,有必要!! (我錯了,低頭撿白眼…)


 

我的習慣是,先和個案聊一聊近況。

當我提到那份悲傷時,他很疑惑,說還好啊~~

 

嗯… 好吧,也許是我判斷錯誤…

不死心,再感覺一下…

好像有,在某個角落關著… 但不確定….

唔…  那先跳過吧。 

 

談了二十分鐘,冷不防又是一陣心酸,

那悲傷找到了一個空隙溜了出來….

(看!就說是你的吧!!)

果斷制止鬼打牆式的談話,直接開始工作。

 

於是個案心中那個「擅長逃避的自己」,

與「努力想要看見的自己」,

不太甘願的來到了能量排列的場上。

 

原來,當年那個面對家中各種紛爭,

無能為力,不知所措的小小孩沒有長大,

還停留在驚嚇的情緒當中。

為了生存,他發展出一套「不聽不看沒感覺」的應對模式。

多年來,學會了用冷漠與淡然笑看世事的超然態度,

將自己與外界隔絕。

 

明明感受到心中的空虛,卻怎麼都找不出原因。

想前進,想改變,卻一次又一次不由自主的避開、溜走。

是他來找我的原因。

 

我站在「努力面對的自己」的位置上,在神聖能量的支持下,

看見了被刻意保護在角落的小小孩,

看見了在冷漠外衣下的無助與恐懼。

我朝他伸出手說:「沒事了,孩子。」

站在小小孩位置的個案立刻崩潰大哭:「怎麼可能沒事?!」

 

我將小小孩抱入懷中,

決堤的淚水濕透了我的肩,啪搭啪搭滴在地板上。

堅定地握著孩子的手,一下一下地拍著孩子的背,

讓積壓了幾十年的委屈盡情哭個夠….

「辛苦你了,委屈你了…」

「對不起,我忽略了你這麼久…」

「這不是你的錯,你不需要承擔這些。」

「我保護你,沒事了,想哭就哭吧。以後我們都會在一起。」

 


 

以上,是簡化簡化再簡化之後的版本。

現實是,原本哭不出來的當事人,

從那一句「沒事了」就開始爆哭,

場上哭,休息也哭;這個位置哭,換了角色也止不住的哭,

哭到鼻塞都暢通了!

 

明明這麼多的眼淚,
排列之前還一直跟我說「還好耶~」「沒感覺啊~」「應該不會吧…」

難怪要事先來”通風報訊”,免得我一時心軟,還真相信他了…

 

小小的孩子,承載太多的委屈和悲傷,

只好用冷漠與疏離來保護和偽裝。

日子久了,連自己也找不到自己了。

 


排列之後,個案表示太驚訝了…

怎麼那麼久的事還有這麼深刻的傷痛?

不是應該都過去了嗎?

 

親愛的….

沒有什麼應該不應該。

 

沒事了,想哭就哭吧!!

 

 

 

hug-1315545_640.jpg

 

Homa Ri

Homa Ri , 轉化蓮花,將黑暗轉化為光明 身心靈能量工作者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