即使明天要死亡,現在還是要呼吸

什麼樣的情況下,你會決定為房子做風水?

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考量和動機,

但這位姑娘的觀念讓我很佩服。

 

在沒有現場照片的情況下,我們溝通了很多,

原來這屋子已經三十多年了,即將動工整修。

但目前沒有人住,完工後也不知何時會入住。

她希望在動工前能得到房子與土地的允許和理解。

不是恐懼,而是一份敬重。

 

這份敬重的心,讓我很感動。

 

 

情人節早上六點,我到7-11拿到前一天訂的「臣服實驗」,

塞進已經鼓鼓的背包,直接趕高鐵到台南,

再順利搭上接豪華接駁車,憑著google引導,無比順暢的到達目的地。

對一個沒有行前規劃的路痴來說,這真是無比美好的開始啊~~

 

到了現場,小小出乎我的意料。

空盪盪的屋子,老舊的木門像是隨時會解體,

除了一些零星雜物,還有挺嚴重的壁癌,

基本上的確就是「待整修」的狀態。

幸好以前在建築業也沒少跑過工地,

這比直接踩在鋼筋上好多了。

 

進了屋,先向屋子頂禮,

自我介紹一下,然後才開始正式感受能量狀態。

一樓是比較沈寂的狀態,二樓相對就「熱鬧」一些…

 

屋主還沒到(是我太早到了啦,哪知道這麼順利啊~~),

我先點上「淨業薰香」當成「見面禮」。

沒多久業主進來,一進門就說:「好香啊~~  感覺很舒服耶」

 

我在心中默默豎起大姆指:有眼光,內行的!

 

接著我們到土地公廟拜碼頭,邊走邊聊,頗為投機。

當我正式開始工作時,就把「臣服實驗」塞給她,讓她到麥當勞打發時間。

因為在聊天過程,就明白為什麼我會趕著在今天拿到書,

明顯就是為了給她看的。

 

在屋子裡,走進每一個房間,看著每一面牆壁、地板、門窗,

隨著一個一個風水符號被啟動,能量愈來愈輕盈,愈來愈能自由呼吸~~

 

當中有一度的遲疑:這面牆下週就要被拆了,還要為它工作嗎?

 

因為全程都在第八脈輪的指引下,

所以當這問題出現,我浮現的畫面是「壇城沙畫」。

西藏僧侶專注地花上數日,甚至數月,

以彩色細砂創作美麗精緻的壇場/曼陀羅,

在完成後,毫不留戀,大手一掃,又回到一片塵土。

 

許多人用盡一生心力,打造自己的”壇城”,

然而它是如此脆弱,如此無常。

一陣風,一失手,就沒了!

即使功德圓滿,最終仍不過黃土一杯。

 

但是,難道就因為這「必然的結果」,

我們就可以在過程中隨便馬虎嗎?

 

反正被子晚上還是會弄亂,何必折呢?

反正今天吃了明天還是會餓,何必吃呢?

反正人早晚會死,何必活得那麼認真呢?

 

每個人這一生來的目的不同,課題不同。

有人要學習放下,學習豁達。

有人要學習認真,學習專注。

有人要學習當下,學習放空。

 

同樣是「壇城沙畫」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體會和領悟。

 

在這裡,它提醒我的是:

「即使它明天就要被拆除,但此刻它需要我做的,就是我該做的。」

難道因為我會因為明天要死了,今天就不呼吸了嗎?!

 

想起「黑傑克」中的一段劇情。

詳情記不清了,大致是他進到某一個反抗組織,

救了一個受傷的人,但那人即使沒受傷,也注定活不了幾天。

有人說,不值得浪費資源去救一個明知要死的人。

但黑傑克不管。

他是醫生,職責就是盡全力救每一個在他面前的病患。

 

這段看得我熱血沸騰。

 

醫者應若是!!

 

(立刻從偶像排行榜第三名跳到第一名!!)

 

 

沒有人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,

即使知道了,還是得先過完這一秒,下一秒才會來到。

 

我們都花了太多時間在揣測、評估未來,

計算著如何獲得最大利益,最少損失。

而且以是過去舊的經驗為標準。

帶著過去的失敗經驗,恐懼著還沒發生的未來,

卻忘了做好當下這一刻的自己。

 

這一次的風水工作,也是我的「臣服實驗」。

特殊的狀況,未知的現場,初識的案主。

一切是如此的陌生,卻又全然的彼此信任。

 

每天每天,

愈來愈能感受到「臣服於生命之流」帶來的美好。

真好~~

 

 

壇城砂畫.jpg

 

 

 

Homa Ri

Homa Ri , 轉化蓮花,將黑暗轉化為光明 身心靈能量工作者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